战魂 第五十章  尾声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战魂

第五十章  尾声

    清晨谭静雅驾驶着红色的跑车来到了燕山大学的门口,今天是在燕山大学举办的国际灵魂学会议的第二天。昨天谭静雅在大会上的精彩演讲震惊了国际灵魂学的专家们,会议的主席团今天特邀谭静雅进行专题讲座,谭静雅停下车笑眯眯对罗慎行说道:“你是打算进去上课还是开我的车回去?”     \t罗慎行休学的时间已经满了,罗慎行现在根本就不上课,学校对于这个大赞助商睁一眼闭一眼,只要罗慎行考试的时候能够顺利通过就可以,不过高主任他们巴不得罗慎行永远也无法毕业,这样就会带来源源不断的赞助。     \t罗慎行无奈叹息一声说道:“我还是叫出租车回去好了。”     \t也许是因为天赋的原因,罗慎行对于驾驶汽车特别的笨拙,罗慎行偏偏喜欢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这个后果就是罗慎行在学会开车之后的一个月之内撞坏了四辆汽车。     \t如果不是因为轩辕他们的撑腰,有一次罗慎行酒后驾驶汽车导致发生连环车祸险些被拘捕起来,现在公司里面任何一个人都拒绝把自己的车借给罗慎行。     \t谭静雅露出嘲弄的笑容说道:“改天你应该专门练习一下驾驶技术,公司的车已经被你撞得差不多了,不要让鬼师爷到处发牢骚。”     \t罗慎行哈哈笑道:“不就是撞坏了他的车吗?这家伙越来越小气,好啦,我走了,要不然凝儿要打电话追问了。”     \t谭静雅的车驶进学校的大门之后,罗慎行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回家,谭静雅住在公司对面的一幢居民楼,血凤凰和血异门的人都住在这里。而罗慎行和冷凝儿以及清阳道长他们则住在北海公园附近的一幢别墅里面,罗慎行突然让出租车改道,向另一条街走去。     \t这是一条并不繁华的街道,街上的行人也不多,不过街道两侧的店铺装饰得非常典雅,绝对不是那种销售廉价商品的小商店。     \t在一家品牌服饰店的门口,都市猎人正在弹着击他旁若无人地唱情歌,而在他面前竟然散乱的放着几张钞票,看来是有人把他当作高级乞丐了。     \t罗慎行让司机在都市猎人的面前停了下来,饶有兴致地看着与流浪艺人没有什么区别的都市猎人,但是如果明眼人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都市猎人身上看起来普通的服饰竟然是价值上万的真正名牌。     \t突然从店铺里面飞出了一瓶饮料,都市猎人头也不抬地接住了饮料美滋滋喝了一口,罗慎行打开车窗轻声喊道:“喂!进展得怎么样?”     \t都市猎人见到罗慎行的时候小心地向店铺里面看看,迅速来到出租车旁问道:“你说的这个方法有点儿效果不多,小香对我还是不冷不热的,有什么新办法?”     \t罗慎行斜眼看着都市猎人手中的饮料说道:“如果她真的没有把你放在心上还会给你饮料喝?这就证明她关心你,你可不要忘了,潘德贵父子进监狱可是你做的证,他们就算再不好也是冷凝香的亲人,她就算一辈子也不原谅你也很正常,现在你已经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你不要太贪心。”     \t都市猎人抱怨道:“当初是你和鬼师爷让我作证,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小香怎么会这么恨我?她本来对我很有好感,我的大好姻缘全坏在你们手里了。”     \t罗慎行气势汹汹地说道:“你说话之前先问问自己的良心,当初是你主动说应该把打伤冷凝香的潘继伦这个混蛋送进监狱,是你自己拍马屁拍在了马腿上,这事儿怎么扯到了我的身上?你看我好欺负是不是?”     \t都市猎人立刻软了下来,低声下气说道:“我知道你对女人很有办法,你看我都追求小香一年了,小香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你一定还有什么秘诀没有告诉我。”     \t去年的时候,潘继伦打伤了冷凝香,决心彻底脱离杀手的行业做个普通人都市猎人不想让自己的双手沾上血腥,因此自告奋勇的作证把潘家父子送进了监狱,通过这个方法来为冷凝香报仇。     \t都市猎人掌握了潘德贵父子勾结暗圣者的内幕,而且潘继伦绑架冷凝儿敲诈的事情证据确凿,这对心术不正的父子后半辈子只能在监狱里面度过了,但是没想到冷凝香却因此痛恨都市猎人,让都市猎人追悔莫及。     \t罗慎行因为冷凝香为了冷凝儿而受伤的事情很感动,冷凝香拒绝了罗慎行和冷凝儿邀请她加入超凡国际的好意,她自己开办了这家服饰店,她要凭能力来证明自己比冷凝儿更加优秀。     \t这一年来自诩为“情圣”的罗慎行给都市猎人出了很多的主意,天天送花、走群众路线、厚着脸皮纠缠、最后发展为在冷凝香的店门口唱情歌。虽然冷凝香依然不搭理都市猎人,但是心中已经为他而心动,尤其是在那个小房间里面,都市猎人为自己包裹伤口的往事历历在目,只是面子上还有些放不下来。     \t罗慎行想了一下招招手让都市猎人凑到自己面前低声说了几句,都市猎人将信将疑地反问道:“这样行吗?”     \t罗慎行信心十足地说道:“绝对没有问题,你以前是顶尖的杀手,杀手就应该看准了猎物之后果断出击,这个重要的原则你怎么忘记了?”     \t说完为了增加都市猎人的信心补充道:“我就是这么干的。”心里却补充了一句:“我说的是心里想这么干,但是没勇气。”     \t都市猎人咬牙说道:“既然你这么干的,那我豁出去了。”     \t然后扛着吉他勇敢地走进了店铺之内,过了片刻之后里面传来冷凝香愤怒的骂声:“滚!你这个色狼。”     \t然后都市猎人狼狈地逃了出来,远远地吼道:“罗慎行你这混蛋,你坑我!”举着吉他向出租车冲来。     \t罗慎行急忙说道:“快开车。”     \t出租车一溜烟逃走了,罗慎行想起自己刚才的馊主意就好笑,都市猎人竟然真的做出来了,不过没有听到耳光声,那么证明冷凝香没有真的生气,只是在雇佣的店员面前不好意思而已,只要都市猎人加把劲,这对有情人最终走到一起应该没有问题。     \t出租车来到别墅门口的时候,罗慎行正想打电话给冷凝儿,让她给自己送车钱,突然一辆黑色的轿车驶了过来停在了出租车的旁边,罗慎行指着黑色轿车对出租车司机说道:“车钱他来付。”说完扬长而去。     \t托着一个青花瓷坛的鬼师爷和雨中蝶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就见到罗慎行溜了进去,雨中蝶微笑道:“夜狼还是老样子,口袋比脸还要干净。”取出钱包掏出一张钞票交给了司机,与鬼师爷走进了别墅。     \t当他们进入别墅的时候,罗慎行正在推着冷凝儿荡秋千,清阳道长和不了禅师以及难陀和尚他们正围坐在一个石桌旁聊天。     \t鬼师爷扬声说道:“诸位大师,我带来了一件小礼物。”恭敬地把青花瓷坛递了过去,这些出家人一个比一个资格老,鬼师爷知道有许多江湖中人想要进入这里和他们套交情,可惜这里轻易不接待外人,而能够进入这里的江湖中人出去之后就身价倍增,这代表他们是罗慎行的朋友,而自己可以象回到家里一样的自由来往,这一点让鬼师爷的虚荣心的到了极大的满足。     \t清阳道长伸手接过了瓷坛悚然动容,上次鬼师爷来到这里的时候说将要购买不久前出土的清朝酒厂库存的酒,看来这就是了,这种酒的数量稀少,不是花钱就能买到的极品,今天大家有口福了。     \t鬼师爷来到罗慎行身旁说道:“你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去公司,你不能总是这样不负责任,你需要凝聚公司的士气,这个工作已经很清闲了,只要你经常的到公司……”     \t罗慎行用下颌指着冷凝儿说道:“凝儿要我在家专心学习,我怎么也应该混个毕业文凭吧?要不然我怎么让别人服我?”     \t罗慎行以前还经常去公司装模作样的工作,罗慎行很快就发现处理公司的事情自己不是内行,鬼师爷、韩总裁和冷希陈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比自己擅长这种工作。后来罗慎行开始三天打鱼、两天筛网的间歇前往,再后来干脆一个星期去一次,现在已经发展到一个月去一次,有许多刚加入超凡国际的员工根本就没有见过罗慎行。     \t鬼师爷无法把罗慎行拉到公司,因此他几乎天天到罗慎行家里报道,把公司的发展情况及时的汇报给他,并征求罗慎行的意见。     \t在鬼师爷看来罗慎行虽然不学无术,他的有些馊主意却很有效。每次鬼师爷来的时候基本上罗慎行不是和冷凝儿亲昵,就是在和难陀和尚他们讨论武功,根本看不到他学习,唯一见到罗慎行拿着书本的一次,是罗慎行用大学中文书盖在脸上睡午觉。     \t罗慎行看看鬼师爷怀疑的目光也觉得不好意思,他急忙解释道:“最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血凤凰在轩辕那里捣乱了,前几天她把一个变态杀人狂打成了残废,这个家伙请了国际律师起诉血凤凰蓄意伤人。”     \t鬼师爷不耐烦地说道:“这件事情由轩辕他们夫妻处理,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不要总找借口。”     \t罗慎行反驳道:“你懂什么?那个杀人狂的律师找到了一份材料,证明那个家伙精神不正常,这件事情搞不好要连累轩辕,你说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能不担心?还有卓梦得前辈说这几天他要和六大门派的掌门人过来,我需要考虑如何接待他们,这些事情每一件都很重要,你说我容易吗?”     \t鬼师爷暗自叹息一声,罗慎行总能够找到理由为自己辩解,而且他说的事情的确可大可小。     \t鬼师爷自认失败地说道:“我不是非得让你去公司不可,不过马上就是公司一周年庆典了,你要尽快的准备一下该如何发言,而且到时候由你来给公司的员工们发红包,这一年来他们都很辛苦,所以你才过得如此清闲,各地的代理商也会前来参加,到时候你要拿出董事长的派头,不要依然嬉皮笑脸的。”     \t罗慎行急忙答应道:“没问题,绝对没问题,现在我已经严肃了很多,嗯!刚才我……过会儿再和你说。”     \t冷凝儿狐疑地问道:“你又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t罗慎行眨着眼睛说道:“这怎么可能呢?我一直光明正大,其实我想说的是我刚才回来的时候见到新开了一家夜总会,我们去唱卡拉OK怎么样?”     \t鬼师爷欣然道:“这个我最拿手,到时候我们来个二重唱。”     \t冷凝儿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们两个说道:“小蝶,他们两个表演二重唱你有什么预感?”     \t雨中蝶莫名其妙地摇摇头,冷凝儿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肯定是鬼哭狼嚎。”     \t\t全书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