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逍遥行 第二百八十四章 灾难起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浪子逍遥行

第二百八十四章 灾难起

    风熠辰与燕南天一唱一和的,让廖成天有些懵逼,不知道到底这两个人到底是在说些什么;这时候,燕南天也总算是意识到了这一点,预算转过头,客气一笑,然后道:“哦,那个,阁主有所不知啊,我这位兄弟,阵法造诣可不是一般的高,虽然不懂得如何布阵,可破阵,却是厉害的紧啊。”     “破阵,与布阵,这一般不都是连在一起的吗?怎么还有人会破阵,而不会布阵呢?开玩笑的吧?”廖成天听了燕南天的话,眉头紧皱,露出了怀疑之色。     燕南天神秘一笑,道:“阁主有所不知,当年,我也是向您这般。不过,当我见识了我这兄弟的本事了之后,才明白,原来这天底下,真有这样奇怪的人。这件事,请您听我说完,再决定,要不要我这兄弟帮忙吧。”     当年,风熠辰初出茅庐,在南域救了落难的燕南天夫妇,之后,三人一起误入了一个神秘空间之中;而那个所谓的神秘空间,便是一处上古留下的阵法空间。     上古大能,对于阵法研究,可谓是通天彻地;据萧七绝说,那个年代,一个好的阵法师,布下一道阵法,能随便将武神弄死;可是,后来,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好的阵法大师渐渐的凋零,到如今,真正能称的上阵法大师的,便只剩下了萧七绝一人了。     廖成天听完燕南天的故事,最终还是决定带着风熠辰去看看,他很清楚,他是没办法将萧七绝给请过来帮忙的,现在能将他的弟子弄来,也算是不错的。     就这样,廖成天将风熠辰带到了云雾阁的后山---云隐山。     “好一处人间仙境,不愧是云雾阁啊。”刚刚来到后山,风熠辰便发现,山势陡峭,而且奇特,山间云雾环绕,如人间仙境,风熠辰顿时忍不住感叹了一把。     很快,三人来到了半山腰,廖成天捏了一个法诀,三人便消失不见。下一秒,风熠辰三人来到了一处神秘空间。     “贤侄,此处便是秘境的入口了,曾经,此地是能直接进入其中的,只是……哎……”到达之后,廖成天指了指眼前什么都没有的空间,黯然道。     “您是说,这里,曾经是一个入口?怎么现在,什么都没有?”风熠辰顺着廖成天指的方向,慢慢的走了过去。     “什么!”就在风熠辰慢慢靠近的时候,忽然感到背后一阵掌风袭来,风熠辰立马转头,可是,还没来的急反应,整个人便被掌风打中,瞬间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向后倒退,背后什么都没有的空间忽然仿佛像是张开了一个口子,风熠辰整个人就这样没入了其中消失不见,那一瞬间,风熠辰最后看到的,是廖成天邪魅的笑脸,接着,风熠辰便失去了意识。     “哎,师傅啊,您说的没错,天命不可逆,都跟他说了,不要去天武域,这小子,偏偏就去了,接下来,看天命咯。”古道旁,斜阳下,一个灰袍青年坐在大路旁边,身边插着一块布幡,上书:“布衣神相。”此时,天色已晚,青年望了望天空,然后低头掐指算了算,然后感叹了一声,然后转身,将布幡拿上,飘然而去,渐渐的消失。     “哎哎哎,刚刚那道人?怎么回事?怎么不见了?”     “哪来的道人,你眼花了吧?”     “不应该啊,刚刚还在那的呢?”     青年消失后,几位过路人走过,其中一人可能是看到了青年,然后拉了拉旁边的人看,结果,转眼过去,人却早已经没影了。     “快看,天上!怎么回事啊?”     “又怎么了啦?你能不能不要一惊一乍的啊!”     几位路人,见夜色已晚,开始赶路,刚刚那个发现青年的路人又开始叫了起来,众人很不耐烦的朝他看去,顿时,几人纷纷呆住了。     只见,远处的夕阳下,那片火红的晚霞,此刻竟然变得血红,仿佛整片天空被血液染过一般。     “天空竟然被染红,快,走,这是异象,恐怕是有灾祸将至,快走!”     随着一声惊呼,古道上依稀可见的路人纷纷夺路而走,很快便没了人影。     “哎,果然是多事之秋啊,师傅老头,您倒是拍拍屁股走人了,留给我的这个烂摊子,弟子可没办法收拾啊,风熠辰进了须弥幻境,恐怕会搞出事,现在,南疆又出了问题,多事之秋啊。”     一声叹息后,此刻已经是没有人影的古道旁,那个原本已经离去的灰衣青年再次出现,望着那如鲜血一般的浓云自言自语了一会儿,然后再次消失不见。     小孤山镇,位于南域边境,四面环山,风景秀丽,小镇人口大约四五千人,一般很少有人外出,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没有外面的纷纷扰扰,刀光剑影。小镇的日子,还算平静,是难得的世外桃源。     这天,小镇上外出劳作的男人们回到家,与往常一样,家中的女人早已经准备好了可口的饭菜,让在外劳作的男人,可以好好吃一口饭。     “哥,这天上,怎么回事啊?”     “还能有什么事啊,晚霞呗,有什么奇怪的?”     “可是,我怎么感觉,像血红色的?”     二蛋,还有凉生,是这小孤山镇上的人,父母都已经过世,二人自小一起长大,一起下地劳作,什么事情都一起做,而且都还没娶媳妇,两人自小勤快,干活是一流的,这天,两人正替镇上最大的地主,王老爷家送菜回来,准备做饭。     “血红色?我看看?”凉生是大哥,二蛋比凉生小了一岁,什么都听大哥的,大哥说要看,二蛋立马伸出手指指向了天空。     凉生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整个天空早已不是他们熟悉的蓝色,而是血红一片,接着,凉生朝不远处的那座小镇对面的小孤山忘去,只见,山上鸟兽似乎也感到了这一丝的不同寻常,山林间,似乎,那些野兽也不安宁了。     凉生皱起眉头,想了想,对着二蛋到:“二蛋,你去找长老,说明情况,我估计,有大事发生,我去山上看看情况。”说完,转身便朝小孤山方向而去。     二蛋则按着大哥的说法,去找了长老。所谓的长老,便是年纪大一点的老人家,他们一般德高望重,镇上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都是长老们出面解决的。     “轰隆隆!!!”二蛋刚到长老家,外面便想起了一阵轰鸣,那声音,好似百兽齐奔,地面都开始震动,小孤山镇的人们,纷纷走出屋外,欲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就在此时。小孤山镇外的四座环镇的山上竟然同时泛起阵阵烟尘,轰鸣声愈来愈大,整个小孤山镇如发生了地震一般,开始不停的晃动。     这时候,人们终于意识到灾难,来了!     几个居民走出大门,欲看个究竟,还没来的急看到是什么东西,只见到灰蒙蒙的一片,然后便瞬间被淹没在了其中。     “兽潮啊!野兽来了啊!啊!!!”漆黑的夜里,不知道是谁大叫了一声,还没来的急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们终于是如梦初醒,但是,已经晚了。     老天,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小孤山镇,过着他们自由自在的生活,与世无争,谁曾想,灾难来临的时候,你不管在哪里,都逃不掉。     不到一个时辰,小孤山镇,便被狂奔的兽群中淹没了。小孤山镇的这些普通人,有些人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然,就算知道了,也只能在绝望中死去。     很快,南域各地,被兽潮淹没,许多村庄,城镇被毁坏,到处是血流成河,谁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天武大陆,已经几百年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了。     按道理说,这个时候,十大门派,是不会坐视不管的,可是如今。十大正道大派已经是分崩离析,陷入了内战,没有人去理会远在南域的这次兽潮,有些人甚至认为,让那些野兽破坏,等他们累了,自然也就回去了。     然而,事情却远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不到一个月,整个南域,除了几座大的城池,其它的地方,全部被毁,然而,那群野兽似乎还没有停下的意思,很快,南域,东南域,天武域,西北域,都出现了兽潮。     “哎,果然不出我所料啊,十万大山里面的那位,终于是闲不住了。可怜了这些无辜的人哪。”灰衣青年再次出现,已经到了被兽潮光顾过的小孤山镇,看着那满地的人类残骸,还有未流干的血液,灰衣青年只能是感叹。     “大劫将至,自己人却还在想着怎么去算计自己人,哎,没救了。”灰衣青年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叹了一声,然后再次消失不见。     此刻的风熠辰,恐怕怎么也想不到,外面已经发生了如此的大事;被推进了须弥幻境之后,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
推荐阅读: 《夫君,不服咬我呀》 《炎魂九转》 《阿鼻地狱》 《良心毒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