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神罪 第两百六十五章 星河幼十兽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古神罪

第两百六十五章 星河幼十兽

    螭龙火珠的内部天地之中,羽轩盘坐于峰顶之上,周身浓浓血气化成赤红火焰,焚烧向天际。     于是滚滚红云笼罩而来,有数百丈厚,几乎就压在头顶之上。     这时云中一道虚影从云中翻身而起,背生双翼,正是星河圣族的模样。     蓦然羽轩睁眼,眼瞳之中却尽是赤火翻腾,这赤火似乎能灼烧情绪,顷刻间,一股嗜杀的欲望便如同野草般蔓延开来。     “轰……”蓦然一道气息从羽轩顶上冲天而起,又有紫色火焰以他为圆心,化成怒潮般向四周席卷而去。     这时在通云峡之底、镇压血符的大阵之中,那个被三百六十五根玉柱护着的光茧上,隐隐放出妖异的红光,而红光之内则有一只幼兽探首而出,桀桀一笑道:“不枉费数千年的等待,终于有人将这片天地的祖脉献上来了……”     但它说的乃是上古天界语言,昊玄听不懂,然而此刻他纵然再愚笨,也明白面前这东西并非是天溟世界之物。     “风积南溟!”昊玄一声沉喝,陡然现出鲲鹏本相,鲲鹏翼负青天、身躯极大,几乎便笼罩了这小半个洞窟。     “给我滚回去!”蓦然鲲鹏翼下有风暴滚滚而起,风中向四处撕扯的力道,便可轻易间便可将万象境强者的身躯轰成粉碎。     但那幼兽却微微一笑,稚嫩的小爪子在空中一抓、随后一放,而便在这一抓一放,昊玄背上陡然显化三十八道符印,符印齐齐轰击而下,昊玄便摔在风暴之中。     “你安静地等待着,我不杀你,留你作奴仆。若敢有异动,就将你生吞了,助我恢复修为。”这时那幼兽似乎也意识到了语言不通,于是神魂传念道。     昊玄心下又惊又疑,惊的是即便成年的星河圣族也不该有这等实力,何况它只是幼兽形态。疑的是不知它在圣族之中是何等身份,但多半来历不凡。     “只是个人类小子,修为竟还如此之低,这怎么可能?”幼兽闭眼感知片刻,忽然暗暗惊声道。     “但他身上天地祖脉的气息应当属实,没人能伪造出来。”幼兽默想片刻,面前的空间突然扭曲起来,化为一条空间通道。     这通道连接了螭龙火珠的内部天地,跟着幼兽再驱使一道红光,落入羽轩头顶之上的星河圣族虚影中。     但便在此刻,烙印在火珠上的司火阵符层层亮起,化为一股绝大的威压,向圣族虚影轰击而去。     “司火之神!司火之神的东西怎会在此间?”幼兽似乎有所感应,不觉惊骇出声。     “滚出去!”这时羽轩体内又响起一声断喝。喝声一落,一股灵力引动了天地规则,只见万丈雷霆从云中深处而下,几乎将一整山峰都笼罩在铺天盖地的雷光之中!     不多时,那座大山便如同蒸发消散一般,被天地规则的雷霆轰灭成一片白地。     而随即在那白地之上,羽轩的身形也缓缓从烟尘之中显现。但此刻,他身上的衣物也被尽毁,所幸螭龙火珠的内部天地没有其他人,所以谁也不曾见到他这个狼狈模样。     “竟然要在我的体内种下‘魔躯种子’,并将我炼化成他的奴仆,哼,好一个星河圣族,这个梁子就此结下了!”羽轩完全炼化星河血晶后,并将煞气排除干净,修为果然到了九元八重。     “不过通云峡底怎么还有一个活着的圣族族人,难道漏网之鱼?”羽轩重新取出衣衫穿好,跟着眉头紧皱,便陷入思索。     “但若非是他,我还不知我体内就有一段残留的祖脉之气,可是这祖脉之气在我体内何处,适才体内的那一声断喝,又是怎么回事?”想到此节,羽轩便盘坐下来,将灵识沉入神魂之中……     那一面,洞窟之中的幼兽惊骇地望着虚空,惊声叫道:“不可能啊,天溟世界的万年老怪应当是死绝了或者离开了才对,可是刚才那个灵魂威压,又不像是寻常人物才有……”     这时,一旁的昊玄眼见幼兽魂不守舍,苦苦思索,于是他身形一纵,顷刻间便从洞窟离开。然而那幼兽却似乎没有看见一般,也不想着去阻止,只是趴在光茧上,变幻着脸色……     “找到了!”羽轩心下暗叫一声,他借助灵识查找许久,终于在神魂之中看到了一个极细微的光点。     这光点内有一个人影,只是那人浑身被白光包裹,看不清容貌。     但羽轩心中还是一动,疑声说道:“难道是他?”     心下犹豫片刻,还是调动了灵识朝那道身影聚拢过去,然而白色光华却如同屏障一般,将羽轩的灵识隔绝在外。     “这光华有祖脉的感觉,只是还不能确定它是否就是祖脉。”羽轩想要再寻找手段接近那个白色光点,这时羽惜却传音道:“出问题了,昊玄前辈让我们速速离开!”     羽轩心下一跳,连忙让灵识回归,随后走出螭龙火珠的内部天地。     “出什么事了?”羽轩此时虽已猜到了几分,但还是故作惊讶地道。     “混海妖猿族人来了!”昊凌突然走来,沉声说道。     “混海妖猿!可以确定是他们吗?”羽轩这下闻言,当真微微吃了一惊。他满以为昊玄让众人退走,是因为发现星河圣族有幸存者的缘故,然而却不曾想,乃是混海妖猿追了过来。     昊凌点头道:“混海妖猿确实过来了,而且领头者乃是‘混海军’统领,妖策!”     羽轩问道:“那妖策是什么修为?”     “应当与玄叔在伯仲之间。”昊凌略一沉吟,摇头说道:“不过我们纵然将其打退,混海妖猿族也会再派出强者,最终结果可能演变成两族之战!虽然我鲲鹏族并不惧怕他们,但我族根基毕竟在南域,一旦战端四起,对我们未必有利。”     羽轩沉吟道:“但现下这一仗,只怕我们非打不可。”     “为何?”昊凌皱眉问道。     “因为混海妖猿族事情暴露,一旦此事公开,东域将再无他们的容身之处,所以妖策等人是非杀我们不可!”这时昊玄突然走来,沉声说道:“不过羽公子须得回答我一个问题,‘此事’你是否知道?”     羽轩不答,只见与昊玄四目相对。过了片刻,昊玄略一躬身道:“我知道了,多谢羽公子坦白。”     昊凌在一旁见他们如同打哑谜般,心中虽有无数谜团,但也缄口不问。     “将军,这禁制乃是当年族长亲自设下,怎会有人能够闯进去?”这时禁制之外,通云峡上空,约有十数道身影立在云端。这些身影之中,有一名巨汉身着黑甲,抱胸说道:“此时我也不甚清楚,但确系是族长亲自下令,若非现在族长脱不开身,只怕他就要亲身降临了。”     “对了将军,我们出兵之前,属下遥望到族长正与人欢饮,那人是谁,似乎族长对他十分客气。”身旁的副将妖寂问道。     “那是无定宗宗主,似乎修为跟族长相当。”巨汉妖策说道:“无定宗立足东海,与龙族似乎也有交情,我想一旦此间事了,我妖猿族便又能再得一盟友!”     只见他话音甫歇,下方的空间突然扭曲开来,跟着昊玄便从扭曲的空间里现身而出……     “鲲鹏族,昊玄!”妖策哼了一声,说道:“你鲲鹏族当真贪得无厌,已经占得东域大片的疆域还不知足,竟又要染指我混海妖域!”     昊玄淡淡一笑道:“待到此间事发,东域上下只怕没有你妖猿一族的容身之处,更别说混海妖域了!”     “你说什么!”妖策闻言,瞳孔骤然一缩,到了此刻他才真正明白,妖河派出他们的目的所在。     于是妖策手掌一抓,他在掌中也凝聚了一枚符印,随即执着符印穿过禁制,一拳轰向昊玄……     “这么快便沉不住气了?”昊玄袍袖一拂,背后伸出两只庞大羽翼来。羽翼一振,平地骤然刮起一团羊角旋风。     风中撕扯之力极大,妖策一声怒吼,身化百丈规模的身躯来。     “我混海妖猿族筹划千年,绝不容你鲲鹏族捣乱,给我死!”妖策双手一张,撕开旋风后,又是一拳轰向昊玄。     “风行渡!”昊玄一声沉喝,将身形一滚,就化成了鲲鹏本相。鲲鹏翼展超过百丈,轻轻一振,有滚滚风雷相随,顷刻间,整座峡谷之上都是风吼之声……     这时又有一处空间波动扩散开来,原来是羽轩、羽惜、昊凌与衍红绪四人的身形缓缓浮现,他们手中执着符印,从禁制缺口处离开。     但虚空之上的妖策已有感应,怒喝道:“给我拦住他们!”     话音甫歇,副将妖寂从空中而下,身躯化成了四五丈的规模,挡在四人身前。     “覆海势!”妖寂拍出一掌,似乎将整个万丈海潮都推将过来。     昊凌眼见退无可退,只得反掌一拍,但见两股掌力对在一处,将身后的一座山峰也震塌了半边!     “哼……”昊凌修为低了对方两重境界,顷刻间就被震出了伤势。     “两族之战虽打了数百年,可老子却从未亲手杀过一个鲲鹏族人,嘿嘿,今日正好拿你开刀!”妖寂狞然一笑,再度纵身而起。     但蓦然一只玉手携着千万灵光拍将过来,正对准妖寂后脑。妖寂纵然能杀昊凌,可他自己也得葬身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