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主宰 第五十八章炼制圣丹(二)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帝王主宰

第五十八章炼制圣丹(二)

    “吱吱吱!”小白球舔了舔他的手指,回应了一声,好像说会听话的。抱着丹丸一闪蹿进了小楼。     王翀取出“万药崖乳”摆在一旁,深吸了一口气。玄魂张开,运起心法,祭出异火,开始淬取天材地宝药液来。     只见他手一挥,九十九种药材全部整齐的悬在他面前的空中。     他打开药鼎,用真气在鼎内撰刻构画出一道聚灵阵,一道带有九十九个空格的收纳阵后。     接着他带着乳白色异火的双手齐出,握着一株龙血草,不停地焚烧着,挤压着,不多时,一滴血红的药液渗出,滴落在药鼎中收纳阵中的一个空格里,一滴,两滴,三滴……一个时辰后,双手中那株干枯的龙血草再也挤不出药液来,他随手一甩,将手中干枯的龙血草扔进院中的灵药田里,让它自然分解当作药田里的“肥料”去了。     接着,又开始淬取龙鳞仙芝来,这龙鳞仙芝可不是百年的,是从那数十万年的龙鳞仙芝上辦下的一小枚。     整整淬取了九天,才将九十九种药材淬取完毕,九十九格内的纯度达九十九的药液,飘出的药香,充斥在整个院落中。     王翀在药鼎内再次撰刻构画出一道汲火阵、融凝阵、捶揉阵后封上鼎炉盖,在鼎盖上打上一记封印,双手祭出异火,煅烧起药鼎,敞开意识海,祭出玄魂探进鼎内,按照丹方的步骤,牵引那九十九格内的药液,依次开始融合、淬炼起来……     由于药液的属性不同,相互排斥,一次次的碰撞,一次次捶揉,在九天后,九十九种药液终于融合到了一起,形成一个拳大的球形液体团。     经过不断注入异火煅烧了九天,液团收缩成婴儿拳头大的,朱红色的琉璃状丹体,王翀使用玄魂之力,将其分割开九份,再次捶揉,凝丹,双手不停结出一道道铭纹随着异火注入鼎……     “叮、叮……!”九天后,鼎内传送一阵清脆的撞击声。     “丹成了!”王翀一阵欣喜。     “收丹!”撤出异火,将异火收回体内。他大喝一声,双手结出一道金色手印轰进鼎内。     “叮叮叮……”一阵激烈的撞击声从鼎内传出,药鼎炉随之一阵激烈的振动。     “轰!”地一声,鼎炉盖冲出十丈高。爆炸声传出结界,响彻回荡在学院内。     “怎么回事?”段长明院长以书房蹿出,大声问道。     “不知道啊!”随之而出的熊长老也不知所谓回道。     “像是从别院区传来的,走去看看。”不少弟子及主教们、长老们,都从修练室、书房、执事长老室等房间里蹿了出来,段院长一声喝道,“没事该干嘛,干嘛去。”     “是不是王翀那小子回来了?”白傲霜长老上来说。     “走,一起去看看。”段院长的白、熊二位长老低声说了一句。     三人来到别院区,只见王翀的小别院结界里一片烟雾,根本看不见里面一丁点事物。     “嗡!”结界洞开,王翀一脸漆黑的抱着小白球蹿了出来。     大手卷起一阵风浪连连挥进结界内,一阵烟雾夹着焦糊味,不停地随之冲出结界,片刻结界内恢复了清明。     他又取出一瓶青龙神木树液,倾洒在结界内,总算恢复了原样。     “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一回来就弄出这么大动静!”段院长三人飞了过来见到王翀一脸漆黑,但一见袍服便知是他随及问道,“你没事吧?”     “呵呵……见过院长、熊长老、白姐姐,我没事,炼丹的,炸炉了。呵呵……”王翀见到三位一愣,随即行礼一拜说道。     “人没事吧,翀弟弟弟?”白傲霜上前寻问道。     “没事。”王翀心一暖回道,“里面请。”随即礼让三位进了结界里的小楼落坐。又在院中摘了一些灵果,摆了一盘,放在黑铁木茶台上。便告请去洗漱一下黑脸,退下。     洗漱出来,茶台上的那盘灵果已经不见了。王翀一笑道:“不至于吧!”     “什么呀?”三人老脸一红,没办法,谁让世界灵果稀有呢,见到此等宝物,谁都会动心的,可想而知,这一盘灵果,定然被三人分了,收藏起来。于是熊长老装傻充愣地说。     “喜欢,待会院里都摘些去。”王翀见此一笑,反正这里将来也不会带起,索性大方一些说道。     “好啊,好啊!你小子有良心。”熊长老欣喜地像个孩子似的。     “咳,咳。”段皇叔老脸挂不住了,尴尬地轻咳两声提醒熊长老。     “呵呵!”     “对了,鉴于之前在黑森林,你对我天府皇朝的武修们的护佑及在皇朝都城布置的修练塔,吾皇长龙皇深表感谢,因你族的宝物比我皇朝更加丰富,故无物能赐,只有以十亿两紫玉及封虎啸城为你族封邑,不受皇朝辖制。皇表国书及紫玉储碟,在老夫这存了很长时间了,这便交付于你。”说完,段皇叔将一张兽皮国书及十亿两紫玉储碟从纳戒中取出交给了王翀。     “谢长龙皇圣恩!”王翀恭敬地收下国书和储碟说道。     “好了!你刚才是炼制的什么丹啊!怎么炸炉了?”白傲霜岔开话题问道。     “噢!是玄血丹,刚才收丹晚了一点,才炸炉的。”王翀淡淡地说。     “玄血丹?”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是啊!怎么啦?”王翀反问说。     “你可以炼制圣丹了?你的修为?”三人蹭地的站了起来。     “半圣啊!又怎么啦?”     “妖孽!”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放眼黑金大陆有史以来,还未有人真正见过半圣修为的高人,可眼前有一位,还是二十岁刚出头小伙子,真是亮瞎了双眼。     不过未见过,不等于没有,各大皇朝、宗门、世家一直在闭死关的“老鬼”们,听闻都是半圣修为。只不过从未见过而矣。     “看来,我院已不能传授你什么了,你的修为概比传说中的老鬼们,将来还要仰望你多多照顾护佑我天府皇朝的子民啊!”段皇叔深深的叹了口气。     “言重了,院长,我本也是天府一员,为本皇朝尽力也是理所应当的。我这有一支金茅箭,留于学院镇邪吧!”说完王翀取出一支手臂粗,一丈长的金茅箭横摆在茶台上。     三人见此重宝,双眼发光,段皇叔连声称谢收了收了起来。     王翀又给三人一人一枚九品“洗魂丹”,又在院中摘了一些灵果后,送三人出了结界。     小白球因啃食了九品丹药,仍在睡眠中,王翀将它安排二楼寝室里。     来到院中,清理了因炸炉的药鼎炉,又取出一份天材地宝,继续开始炼制玄血丹来。     这一次经过二十七天的炼制,终于成功获得九枚朱红色大拇指头大的,像晶莹剔透的琉璃球样的玄血圣丹,其中还有三板有丹纹。     王翀一步迈进了圣丹师的门坎。     他取出一枚让王春代表王家堡全体族人,送给长龙皇,作为赐予王家堡以虎啸城为封邑的回馈。并将国书也交给了王春带回堡里。     “白副盟主,久违了。”送走王春,他取出通讯玉碟,联系上了白傲天。     “哈哈……翀少咋忽然想起老夫了?一别快四年未见了,什么时候来万象城视察视察呀?”玉碟里传来白傲天的朗朗笑声。     “过几天吧,你向三大皇朝宣传,说五日后,咱商盟有一枚玄血圣丹拍卖。”     “什么?”玉简那头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定是听闻圣丹出世,惊吓得跳起来,撞翻身边物品的动静。     “玄血圣丹!”王翀重复了一遍,“另外还有一些宝器拍卖。你就这样宣传吧。三日后,我到万象城。”     “好,好,好……”白傲天激动得话都不会说了。     “就这样啊。”说完王翀收起玉碟。回到寝室,将还在熟睡的小白球,收进怀里,进了传送阵……     “师傅,这是弟子炼制的玄血丹,请师傅鉴定一下。”回到堡中,王翀直接拜访了师傅们。     “不错,不错。真是圣丹,老三你看看。哈哈哈……翀儿赶上你的药之圣王了!”玄帝接过丹药仔细看了一遍,交给药王哈哈大笑道。     “不错,翀儿,本王真传被你所得了。”药王也不得不往自己脸上贴金。     “你要不要脸,是本尊所传好不好,你的真传在丹阳那小子那。”玄帝当仁不让的叫嚣起来。     “你才不要脸呢,翀儿丹术不都是本王所授,你教翀儿什么啦?除了喝酒,别的翀儿学了你什么?”药王不客气地反击起来。     “就是,就是。”众王附和道。     “武技二师兄教的多,丹术三师兄,器术老三教的,炼体是本王传授,煅魂乃六妹所授,你不过是挂名剥削了吾等成就罢了!好赖占尽了翀儿便宜。”妖王一旁插话上来。     “嘁嘁嘁……大师兄,脸红了吧?”灵王一旁掩嘴笑道。     玄帝老脸挂不住了:“你们……你们……要不是本尊当初带你们下来,你们有机会吗?”     “咦……”     “诸位师傅对翀儿都有授业之恩。弟子永不敢忘。”王翀恭敬地向六位鞠了一躬。     在堡中王翀陪着六位师傅们三天,告辞后,来到万象城,交给白傲天一枚玄血圣丹,还有从堡里带出的几件宝器。随行来到万商联盟的新拍卖场。
推荐阅读: 《透视极品小村医》 《阿鼻地狱》 《魔经鬼谭》 《大明之五好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