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九百四十三章 大渊之下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九百四十三章 大渊之下

    太武身体发僵,贵为天尊的一具道身,却从头凉到脚,有种毛骨发寒的感觉。     他是什么层次的进化者?哪怕只动用映照级的能量也可怕之极,况且神觉依旧在,可事先居然没有任何感应,现在突兀地听到有人在耳畔叹息。     即便是太武都觉得一阵冰寒,觉得发瘆。     楚风带着悲怆之色,他亦听到那声叹息,哪怕是人生最为灰暗之时,心中大恸,他也知道这件事非同寻常。     他从来都知道自己的心不够冷,无法坚硬与残酷到底,见到亲朋故友一个一个地死去,他愿卑微,只要他们复活。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他希望自己再无破绽,可以随心一路昂扬到底。     此际,太武身体绷紧,石胎一片晶莹,神光剧烈澎湃,他内心难以平静,再也不能漠然地俯视这片宇宙。     蓦地,他迅速倒退,浑身能量越发浓郁,血气弥漫开来,各种能量体密布在四周,这是要迎战!     “不可能!”他低语,露出忌惮之色。     因为他找到叹气声的源头,虽然宛若自宇宙深处传来,但是太武最终确定,其实源自大渊深处。     在此之前,阳间人百般测试,做过各种实验,监测到此地的辐射值,洞彻这里的危险根由所在。     太武已经知道,这里有一个极尽古老而可怕的进化者,为大宇级!     这个层次的人几乎快走到进化路的尽头,外人根本不知道他们到了这一步后变成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濒临死亡,已经是衰败期的最末端。     太武天尊曾亲自推演过,大渊中的存在已经算是死了,进入这所谓的衰败末期,根本不可能苏醒!     这是一个在沉眠中等待最后死亡时刻到来的生物!     只要不去惹他,不动用神级之上的能量激活他的本能,哪怕这个存在进化成的物种极尽恐怖,也没什么大不了。     太武天尊压制自身,并未动用神级手段,不曾去刺激那个大宇级生物。     他坚信,这个生物不会苏醒才对!     可是事实就在眼前,大渊中的古老存在已经复苏,并且发出声音,让太武天尊头大如斗。     “你是我阳间的古人?”石胎开口,稳定心神。     当年,阳间大乱,一些大能不知道为何突然开战,于诸天搏杀,有人重伤垂死,带着阳间的至宝去选择自己的葬地。     这阴间的大渊便被认为是一处极其恐怖的大坟!     现在,那种最古老时期、连太武都没有出生的年代的大能苏醒,在坟中轻叹,他焉能不浑身发寒?     “在你若苍龙般俯视蚁虫时,是否曾想过,也有苍龙在俯视你?”     大渊下,虚弱而带着腐朽气息的声音传来,很轻,暮气沉沉,带着对往事的缅怀与生命无多后的沧桑。     妖妖已经罢手,退到一旁,杀到这一刻,她手中的母金神剑都被震断了,化成十几截碎片,有些倒飞回来时,刺进她自身的血肉中。     现场短暂寂静,太武天尊脸色凝重,片刻后才道:“没有那样的生物,谁敢视天尊为蚁虫,即便是你也不行!”     他的身边出现一面镜子,圆润光滑,居然映照出大渊中的模糊的景物,在吸收此地辐射出的能量,进行推演。     镜面上,各种纹络交织,出现很多符号,太武内心不安,在冒险动用天尊级秘宝探测下方的虚实。     “你其实杀不了任何人!”太武自语,目光逐渐璀璨起来,底气渐足。     他确信,这个古老时期的存在比他想象的还要虚弱,哪怕现在开口了,但也只是空架子,根本不能动手。     与其说是这位大宇级进化体复苏,不如说是他的一缕执念如同幽灵般在这片葬地中回荡,发出最后的声音。     “是,我无力出手,而且在此地从未杀过任何生物。”那苍老的声音传出,很平静,也显得十分坦然。     可是,听到大宇级进化体这样说后,太武天尊却第一次发毛,过去曾有天尊进入阴间,永远消失,不是此人在还能动手的岁月中杀的?     这让他惊悚!     阴间还有他所不了解的危险?     他敢过来,就是因为监测到大渊中辐射出来的腐朽能量气息,洞彻了这里的进化体究竟在什么状态,可是现在看,他似乎遗漏了什么无比重要的事!     太武转身就走,身体破开宇宙空间,就要遁向混沌中。     那虚弱而苍老声音响起,虽然平淡无奇,但是听在太武耳中却如同雷霆炸响,让他毛骨冰寒。     “我虽非这片天地的原住民,但长眠于此,也有了几许归属感,你这苍龙不是俯视一切吗?进来一看究竟吧。”     太武听闻顿时后悔了,他在这里耽搁了太长的时间,居然惊醒这个静待死亡的进化体,出现大变故。     他在横渡,无尽星海出现在身后,他坚信进入混沌中,就不会有意外了。     然而,此际他从头凉到脚,身体不受控制,居然开始倒飞,迅速沿原路而回,轰的一声向着大渊落去。     太武大吼,第一次这样的失态,再也没有了从容平静,不再高高在上,无法再俯视整片阴间宇宙。     他在对抗,毫无保留的释放自己的能量,周身激射至强波动,道祖物质弥漫,简直可以毁天灭地。     阴间宇宙的规则、秩序紊乱了,被他镇压!     可惜,他才露出天尊真正的实力,就被一股无形的能量压制,居然动弹不得,而后直直坠落向漆黑的大渊深处。     他的心都在颤,成为天尊后,谁可拘禁他,谁能这般操纵他的身体?     大渊无尽,他不断坠落,他长啸,但根本掌控不了自身,像是被一块巨型磁铁吸过去的铁屑,挣脱不开。     瞬息间,他明白了,越是释放天尊级能量,他下沉的越快,走向那可怕的终点,在加速进行。     然而,当他收敛自身气息,再次压制到映照境,甚至克制到圣者领域时,发现于事无补,趋势已成,无法改变!     太武觉得自己错了,大渊下所谓垂死的人,所谓衰败到只剩下执念,可能只是他一厢情愿的猜测,不然的话怎能这样拉他下来?     他头大如斗,所要面对的可是大宇进化体啊。     当前人的路不足以为凭证时,这种等阶的生物向终极进化体迈进时,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因此,就是太武天尊都不知道这个漫长岁月前的可怕进化体现在变成了什么!     是人是兽是异体,还是其他?     轰!     他不再克制自己,在大渊深处再次爆发最强能量,要对抗到底,拼死一搏。     他的体形在变大,让沿途的星骸炸碎,化成齑粉,跟他比起来,那些所谓的残破星球都太小了。     天尊法体磨灭一切,世间无可阻!     他熊熊焚烧,道祖物质在激荡,尽情的释放。     很快,他看到了大渊底部,而后头皮发麻,看到了部分真相。     在那黑暗中,盘坐着一具又一具尸体,全都庞大无边,星斗在他们面前连尘埃都不如,这是什么?     天尊!     不止一位天尊尸体,而是有很多具,都已经冰冷了,哪怕肉身万古不坏,可是现在也有股腐朽的气息在弥漫。     一具又一具,都太庞大了,星斗环绕,这些天尊皆死在这里!     太武天尊脊背都在冒寒气,哪怕是石胎,现在也有种鸡皮疙瘩满身,头皮发紧的感觉。     他虽然周身绚烂,发出刺目的光辉,道祖物质溢出,普照四方,可是依旧无法照亮整片大渊,最下方依旧昏暗,也只能模糊的看到这一切。     而在大渊最尽头,那里有一个生物,衰败、腐朽、冷寂,还略带最有一丝生命气机,那应该就是大宇级进化体。     太武天尊看到后,刹那间身体剧震,头皮都要炸裂了,身为天尊,他竟有这种体验,这样的悚然。     “这就是大宇级生物,没有前路可寻,最后蜕变成这个样子?”他想要倒退,却无法成功。     太武失态,根本无法保持不动心,他奋力挣扎。     那里很黑暗,寻常人什么也看不到,只有太武天尊能捕捉到真相。     “你究竟是什么?!”他低声喝问。     “我只是倒在进化路途上的一个失败者,仅此而已。”伴着虚弱与腐朽,声音自那里传来。     “你不是说不会动手,且也没有能力出手吗?”太武后背发凉,他感觉生命受到威胁,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是。”     “那你……”太武声音都发颤了,他体会到死亡降临的瞬间,他彻底的不安,心悸,全身绷紧,然后向前发难,迅速出击。     他发动最恐怖的进攻,无尽道祖物质以及各种能量体还有禁忌术法等,全都打出去了。     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他感觉自身在干枯,在虚弱,在走向衰败。     然后,他看到了,在那大宇进化体的背后,有一个漆黑的洞穴,是它在送天尊走向生命的终点。     其他天尊也是因此而死!     “那是……什么?”太武在颤栗,身体中的生命气息锐减,他知道自己要死了,没有任何希望。     “你应该猜到了。”大宇级进化体开口。     “难道是……”太武不受控制,他的身体在隆隆摇动,灵魂在四分五裂,他即将坐化在此地。     漆黑的洞口中,忽然间极尽绚烂,光雨洒落,金黄而无比的神圣起来,炽热难挡!     太武天尊面如土色,万念俱灰,盘坐大渊底部,排在其他天尊的身后,在原地等待死亡的最后一刻。
推荐阅读: 《阎罗之地府代言人》 《冲天神尊》 《异界全能救世主》 《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