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558章 至高死去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558章 至高死去

    一张法旨荡乾坤!     它像是苍茫的闪电海,自那域外而来,浩瀚而刺目,壮阔而骇人,照亮了整片天地,震慑了万灵。     没有人不胆寒,没有强者不颤栗,匍匐在地,不可对抗,身体不由自主痉挛,连真仙都要彻底瘫软倒在地上了。     三件帝器的主人,来自上苍的至高存在发怒了吗?     谁可对抗?     并非其身,一缕余威,一张法旨而已,便要横卷天下,让众生恐慌。     所有人都绝望了,还有谁可以挡住这种盖世神威!?     各族进化者都在瑟瑟发抖,身体不受自身控制,如筛糠般哆嗦,最为可怕的是灵魂本能的悸动,要对那法旨膜拜。     诸天像是有灵,天地皆如人般哆嗦!     这种景象太恐怖了,大千世界,无边宇宙,诸世界竟同时产生异象,都在轰鸣,颤立着,像是在朝圣,天地仿佛皆在叩首,迎接法旨。     “来自上苍的至高生灵的使者被击杀,这是降罪了!”     有真仙嘴唇抖动着,艰难吐出这样一句话。     举世茫茫,没有人可敌,谁上前都是螳臂当车,会被碾成齑粉!     法旨到来了,说像是闪电海,其实更像是一挂苍茫的星河,无边无尽,垂挂而下,即将淹没大地。     人们感受到了那种雄浑与古老的能量气息,越发觉察到自身的渺小,像是蝼蚁仰望星宇,自身太卑微。     “真是以……星河凝聚的旨意?”     连狗皇都在悸动,腐烂肉身被那股气息压的快弯下去了,脊椎骨嘎吱嘎吱作响,要断裂了。     但是,它怎能低头,如何甘心去下拜?它是曾追随过三天帝的生灵,无论遇到谁,都不能折腰与叩首!     法旨俯冲而来,笼罩无边大地!     所有人都看到了,它周围迸溅出的光,竟然真的是大星,一颗又一颗,巨大无边,在隆隆的转动着,压裂虚空。     人们骇然,这是古史中都不曾记载的景象。     无边颗大星转动,聚在一起,凝成一挂法旨,若是它自己不停下来,那么打穿阳间实在太容易了!     对于众生来说,这便是末世!     如果没有人挡住,这方天地或许只剩下最后的时光了。     轮回路深处,金色波光粼粼。     某一段特殊的地带,泥胎轻晃,眼皮簌簌而动,更多的尘埃落下,飘进身前那黑暗的深渊中。     与此同时,两界战场前,尘埃伴着柔和的金光扬起,若浮尘,似云雾,漫天扬洒,宛若有种亘古长存的真义,荡向高天。     尘埃弥漫,触及那铺天盖地的法旨光芒。     并未产生变化,但是,某种波动似乎不经意间释放出来。     身在幽暗中的黑影,疑似来自堕落仙王族的强者开口,他在看着九道一。     “除非你所期盼的那个人回来,不然阻挡不了这一切,至高生灵发怒,古今一切都将崩灭!”     他很有可能是一位真正的仙王,甚至是走到此路尽头了,这种境界在诸天中已经算是高不可攀。     可是,连他都绝望了,无奈了,只能等待死亡。     茫茫大地,浩瀚诸天,大千世界,所有巨头都有了他这种感受,没有任何办法了。     然而,下一刻轰的一声,那法旨垂落下来后,竟突然敛去了所有的光束,气息收缩,凝成实物法旨。     它的能量,它那宛若要灭世的气息都消失了,只剩下一张朴实无华的法旨。     并且,有个人也浮现了出来,是跟着法旨下来的。     这个人来自上苍,超越真仙,但也不会比九道一等人更强,有些清瘦,一个老者的模样。     他深感意外,看着天地中那自然扬起又落下去的尘埃,露出思索之色,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现场无声,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一片寂静。     谁都没有想到,那宛若星河撞击而来的法旨,到最后竟突然平和了,能量尽失,显照于此。     它不是为灭世而来?     最为关键的是,又出现了一个人,疑似超越真仙级的生灵,他自上苍而至?     九道一始终都没有开口,眯着眼睛,手中擎着战矛,无论何时他都不退缩,只因心中有某种信念,相信那个人会回来,不能低头!     除了他之外,还有狗皇与腐尸,他们接触的都是什么人?三天帝!自然不会折腰俯首,气场很强!     刚才,楚风以及身边的妖妖、老古、周曦、怪龙等也没有异动,不曾被法旨激荡时所弥漫出的浩瀚神威压倒在地上,一切只因石罐在无形中抵消了。     在众人看来,他们是得到了九道一的庇护。     “各位,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来自上苍的清瘦老者平淡的开口,看着众人。     此时,真仙与究极生灵都恢复了,而其他的进化者慢慢起身,脸色苍白,盯着那个人以及漂浮在他头上的朴实无华的法旨。     “绝天地通,亘古常如此。想要从上苍而来太艰难,我只能借祖师法旨撕裂出通道,来到此界。”     那个清瘦的老者像是在解释,竟是这样的语气,并未摆出高姿态。     其实,所谓上苍与诸天隔绝,远比此人说的更甚,几乎无人可登天而去,简直难到不可想象。     亘古亘今,没有几人可入上苍!     当然,最为紧要的是,他并未带着恶意而来?     所有人都出意外之色,刚才那种景象,当真是惊心动魄,人们还以为此世将崩呢。     不管如何,许多人都长出一口气,不久前实在是绝望了,以为各族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但是,也有不少人未放松,因为,不久前可是死了一个使者啊,这可不是小事件!     最起码,九道一、狗皇、腐尸都严阵以待,不敢有丝毫大意。     “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祖师更是有旨意,不会为难此地生灵,甚至要相助。”清瘦的老者平缓地说道。     这时,远方的黑色血雨中,以及灰雾间,传来冷笑声,显然,诡异与不祥的生灵还未走,也在此地呢。     其实,阳间的人也诧异,两界战场上所有强者都不解,至高生灵的使者被击杀,会无事吗,就这样轻飘飘的揭过?     “祖师与这方世界有些缘分,欠了一份人情,所以多少要庇护上一些,让你等大一统,争一线生机。”     清瘦的老者开口,娓娓道来,竟说出这样一番话。     “当年,他亲眼目睹,从这方天地走出去的那位至高生灵死去,可惜,无力救助。”     就这么一句话,惊起无边风浪,诸天间,无数种族的话事人,所有的究极生物,莫不心惊胆颤。     九道一的心更是一阵剧震,要窜出胸膛了,脸色直接就变的苍白,整个人都不能平静了,至高死去,是谁?!     轰!轰!轰!     此时,大千世界,各方宇宙中,都响起了惊雷声,像是在传告这则惊世的消息,引发无边异象。     一位至高莫测的生灵死去了,源自这方天地,殒落他乡?!     这简直石破天惊,震撼了所有种族。     九道一想开口发问,但是没找到机会。     清瘦的老者没有继续谈这个话题,而是一抖手,自那法旨中借来一道光,席卷前方的虚空。     轰隆!     平地起惊雷,混沌光四溅,法旨中发出来的一缕光居然禁锢了两界战场,在聚纳着什么。     很快人们知道了他在做什么。     一刹那,战场中的平静被打破,鬼哭狼嚎,阴风阵阵,无数的魂影与厉鬼出现,这是被强行凝聚出来的。     与此同时,一条古老而怪异的黑色道路浮现,那是通向九幽的路,是那诡异与不祥的古地府轮回路!     那里,阴风怒号,魂影绰绰,太瘆人了!     这不是九道一等人立足的轮回路,而是真正的古地府路旧路,通向不祥之地,承载着无边的诡异!     “嗷!”     人们看到,有破烂的真仙残魂出现,被强行聚拢,模糊的显化出部分,当然魂体缺失的很厉害。     甚至,九道一都皱起了眉头,他看到了近仙王级的古老残魂!     “汪!”狗皇低吼,它瞳孔收缩,竟看到当年的一位死去的仇敌的残缺魂魄,本应逝去一两个纪元的仙王级怪物,可是,居然留下了部分魂影,当真令它一惊。     很快,它长出一口气,那个生物不可能活过来了,只是残缺的虚身碎块。     “这是帝落时代前的古地府旧路?!”腐尸郑重地问道。     “嗯,旧路,漫长而无序的路,连着诸世,甚至有秘路通向上苍,算是绝天地通后的捷径。”清瘦老者道。     这样的话语让所有人发呆。     帝落前的古地府旧路,居然连着上苍,能藉此上去?     要知道,世间生灵要进上苍,简直不可能,除非跨越过那道阶梯,成为至高生灵,才有能力上去。     现在,居然有一条古路,直接连着那里?     “不用想了,这条路进去的话有死无生,就是当下古地府中的怪物都不敢走,也不能走捷径,没那资格。”清瘦的老者淡淡地说道。     这似乎蕴含着一些慑世的信息,这古地府旧路很神秘也很可怕,存世漫长光阴,很有可能比现在盘踞在那里的诡异怪物都要古老很多。     这是一条不祥的路,或许可以称之为死路!     楚风想到了曾经看到的一副画面,那时,石罐曾发光,映照出无边山河地貌,古地府旧路浮现,竟在吞食帝者!     这旧路连着诸世,甚至,连着上苍?!     突然,许多人惊愕,面色呆滞,在那瘆人的旧路通道中,有一道身影在快速凝实,具现出来。     人们倒吸冷气,消散的人,原本形神俱灭了,都可被召唤,再现出来?     这简直是打破了大道至理,化不可能为可能。     正是早先的使者,不久前被尘埃击散的那个真仙。     顷刻间,他就完整的重塑,包括肉身,完好的走了出来。     “师叔!”     此人出来后,第一时间惊叫,无比喜悦与激动,他活过来了?接着,他又无比仇视的看向九道一与楚风等人。     他冷笑连连,他是谁,来自上苍,形神俱灭后,祖师的法旨能够让他再现回来。     这简直是逆改古今的手段,匪夷所思!     各族皆震撼,这实在是超出了常理,形神俱灭皆可活过来?     连九道一都大受触动,有些出神,怔怔的看着前方。     “虽凝聚出他的肉身与魂光,但,这不是他了,与其说是复生,不如说是一个复制体罢了!”九道一神色严肃地开口,并盯着清瘦老者。     “或许是他,或许另有其人,或许只是复制体!”清瘦老者居然这样说。     然后,他用手一点那个使者,令其眉心发光,早先发生的各种事都映照出来。     “嗯,你死的不冤,颐指气使,借祖师威名来此方天地作威作福,发号施令,你当自己是谁?去吧,祖师不容你这样的门人。”     清瘦老者用手一点,使者脸上的表情凝固,而后如同玻璃碎裂,炸开,形神俱灭。     就这样……再次抹杀!?     一时间,各族进化者莫不发呆。     前一刻,所有人还都在震撼于法旨之无匹,上苍那位无敌者的手段太慑人,居然逆改古今,让真正神灭的人都活过来。     可是下一刻,那个使者又被击杀了。     先彰显无上伟力,改写生死,只为还原不久前的真相,而后又再次击杀之。     这实在是震慑了所有人。     “是时候大一统了,所有的一切终将走到那一步,该落幕的落幕,该到来的到来。”清瘦老者看向在场的人。     “慢!”九道一开口。     他很想知道,这个人所说的死去的至高,到底是谁。     九道一发问:“我想知晓一个人,他去了上苍,他如今到底怎样了……”     清瘦老者诧异,但还是回应了,问道:“你在说谁,他的名字是什么?”     
推荐阅读: 《道门入侵》 《齐天之心》 《楚天孤心》 《战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