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538章 只身扛下全部大因果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538章 只身扛下全部大因果

  “回去!”几位老人催促。   他们形体枯槁,发丝如枯萎的野草,苍老的面容十分憔悴。   几人看向楚风时,有希冀,也有无力,更有几许凄凉与悲壮,他们也要上路了,注定再也回不来。   就此一别,此生不见!   楚风从他们暗淡的眼神中还看出一些东西,有憧憬,更有绝望,很矛盾,这是不看好未来吗?充满了忧伤。   他们到底见到了什么,绝望什么,为何这么消沉?   楚风警醒,若是将来缺少希望,那么他是否要亲身经历那些?   尽管明白,跨越了不知道多少个时代,相隔着很多个纪元,几位老人无法多谈,但楚风还是想开口。   “几位前辈,临别前你们有什么建议吗?”   “没什么建议,其实,万法相近,殊途同归,至高境界都是相通的,称谓不同而已。对于走到那一领域的生灵来说,各自怎么走都对,也许到头来会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的似曾相识,恍若昨日。”   一位老者低语,目光暗淡,挥了挥手就要上路。   “前辈,是不是不看好我的未来?”楚风很敏感,总觉得他们的眼神中有怅然,情绪很低落。   如果在他身上看到希望,应该不止于此吧?   “非自夸,我们几人真的很强,可还是死去了,成为了灵。而你……也不错,但如果仅走到我们这一步,还是不够。”一位老人很沧桑地说道。   这等于道出了很多问题。   他们几人何其强大,很有可能便是花粉路的拓路人!   几位老人绝对横压过一段岁月,属于某纪元无敌的生物!   可他们还是死了,这足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   他们认为楚风天赋不错,不知是真的夸赞,还是在给他自信,说他以后也许能走到他们那一步。   然而,这并不够!   一位老人白发带着血黏在满是皱纹的脸上,像是看出他有疑问,道“你只是‘灵’来了,若是肉身也走到这里,并能感触到我们,或许,未来就有了那么几缕希望。”   肉身来到这里?楚风心中一凛,意识到了什么,可这何其艰难!   现在,他形体将散,或许都已经腐溃消失了,自然无法与他一起到达此地。   而且,这不是死后的世界吗,肉身也能来?!   “灵由肉身而生,肉身若能渡到此,自然会更有希望。”一位老人开口。   楚风有些出神,对于有形之体的探索,他自认为从未放下过,他一向无比重视,现在看没有犯大错。   有些典籍,有些古册,记载着魂渡数界,舍肉身而去,而且很推崇,说肉身是躯壳,是驿站,随时可换。   现在看来,有绝大的问题!   几位老人不可能无的放矢,既然点到了,那就关乎甚大。   自己之肉身诞生的灵,自然要自身来温养!   若是当作驿站,当作客舍,认为可以随便离开躯壳,可舍,可换,短期也许没什么大问题。   但是,若是到了某种层次,以超脱的眼光看,或许那就是最严重的缺陷!   “灵由肉生。”   楚风想到了太多,甚至,他认为肉身当中还有灵,扎根在那里,而所谓的“根”一直都还在,可滋养灵!   “肉身是魂之根,哪怕到了至高层次,或许也有影响吧?”楚风试探着问道。   几位老人看着他,并没有开口,最后再次上路了,每一个人都破衣烂褂,一路远去,再也不会回来。   那条路,没有归途,让人同情,觉得可怜,他们必死,这是却填天堑,注定无归。   花粉路的拓路者,竟落得这样的结局。   楚风在远处看着,目送他们远行,去接近那不可测的昏暗天堑。   无数的灵粒子飞舞,化成人形,成为一队又一队的先民,全都衣衫褴褛,让人体会到他们挣扎与抗争的艰难,凄凉无助。   甚至,在队伍中,还有许多很小的孩子,都穿着破烂的衣服,小脸脏兮兮,但眼神却那么纯净。   灵,当年的孩子,天赋出众的幼童,居然也在跟着上路,将自身投向黑色的天堑。   楚风无声,沉默着,静观即将发生的事。   大多数人,大多数的灵,进入天堑后,再次成为粒子,然后无声的溶解了,消失了,真的连一朵水花都泛不出。   一切是如此的可怕!   只有几个特殊的老人,他们闹出的动静格外大!   楚风现今这种状态下,其实没有双目,但是他却依旧能看到一切。   黑色的天堑中,爬出来了生物!   因为,几位老人太强,闹出的动静极其惊人,在那里掀起黑色的浪涛,想要击溃天堑,横渡过去。   那生物是人吗?被惊动出来,动作太快了,而且称得上至强,吞咽时光,啃噬大道秩序。   它脸色苍白,宛若鬼,常年见不到阳光,与一个老人纠缠在一起,抱住就咬。   那位老人满身血迹,自身忽然焚烧,照亮了整片天堑,黑暗地带都通透起来,无数的粒子自他身上扩散,洗礼整片世界。   砰!   那个生物大半截身体成灰,坠落下天堑深处。   但老人自己也成为灵粒子,永寂!   在此过程中,老人化成的光带动无数的灵粒子起伏,震荡,而后冲击整片世界,连楚风这里也被淹没了。   “这是?!”   楚风吃惊,他看出了不同,周围的灵粒子,被光束照射,全部具体而微的显照出来。   早先,他认为花粉真路上所有的灵粒子都是晶莹的,纯净的,可是现在却发现,竟有可怕纹络!   这是被侵蚀过?!   他以为只是人体被侵蚀,甚至魂光被污染,现在竟看到整条花粉真路上当年的那些灵粒子也都被腐蚀了。   在每一颗粒子上都有一点可怕的印记!   这让楚风通体冰凉,难怪这条路被认为有大问题。   这样的路,还怎么走下去?连所谓的真路都早就被侵蚀了。   不过,现在一些好的变化正在发生。   那个老人焚烧,照亮了整片花粉路世界,他在洗礼,在净化所有的灵粒子!   随着他自身璀璨,而后又走向衰败暗淡,直至成烬,楚风周围那些灵上的印记,那些特殊的纹络都被洗礼干净了。   那些灵粒子,真正如水晶般通透,纤尘不染,仔细看,再也没有斑点,抹除了纹络印记。   又一位老人动了,义无反顾,进入天堑,果然再次有生物爬出来,锁定了他。   这一次,楚风看的真切,老人太强大了。   他竟将各种大道链编织成衣,披着无尽的大道碎片,沐浴神环,脚下浮现时间长河,横渡了过去!   在其周围,是大千世界,是一片又一片老去的宇宙,更有无尽的道纹,以及浓郁的时光能量,他蹚着时间长河而行,即便诸天都在腐朽,衰败下去,他都无损。   可是,当天堑中的生物爬出来后,依旧给他造成严重伤害。   那个生物有血肉,并非规则之体,脸色相当的惨白,如同从那常年不见阳光的老坟中爬出来的鬼尸,嘴角流着黑血,它的动作太快,穿过时光河流,顿时让老人的右肩头消失!   老人肩部那里,灵血冲起,灵粒子散开……洗礼世界。   最终,老人将那个生物击杀!   但是,他自身亦化成光,冲击整片花粉真路世界,来了一场最为神圣的净化,而自身则永寂!   此外,他绽放的光,铺成一条路,蔓延向天堑深处,剩下的三位老人极速而行,踏着光粒子,冲向对岸。   有人在沿途交手,坠落,最后化成光,净化花粉真路,自身永远消失。   也有人成功了。   砰!   一位老人踏到对岸,没有任何选择,直接焚烧灵!   他这是要做什么?   楚风没有双目,但是却依旧感觉像是有瞳孔在收缩,内心剧震。   老人自身化光,化火,要焚烧那个女子吗?   那是花粉路的根子,尽头出了最为严重的问题,他要净化那女子?!   无量灵火焚烧,让天地与虚空都在消失,归于虚寂。   楚风看不清了,因为,他又一次险些化作一滴血液,附着在石罐上。   这件事很可怕,整条花粉真路有致命的问题,连源头都被污染了,这让后来者还怎么走?!   要另外开辟道路,再踏出一条至高大道吗?   拓路,创法,走出完全不同的一条路,这……何其艰难!   楚风身体冰凉,时至今日,他所有的进化,走所的路都是错误的吗?   最前沿领域都出了大问题!   他还能走下去吗?   然而,想另外踏出一条路,根本不现实。   突然,他想到老人的话,路的尽头,最后的领域,其实差不多。   殊途同归,至高领域是相通的!   甚至,老人还说过莫名的话,一旦走到那个领域,或许会觉得似曾相识,恍若昨日。   “没有必要强求不同的路,只要参考,借鉴到真义,有些古路曾留下残迹,追寻求证到其本质就是了。”   一切都安静了,楚风却心绪难平,几个老人都死去了,都再也不可能出现。   尽管知道,他们只是灵,真身其实早死了,可他还是有些不好受,总觉得,灵的灭亡,比之肉身死去严重无数倍。   灵都散了,意味着真正的永寂,无论多少个时代过去,他们都不可能复活了,再也不可见。   甚至,楚风看到,几位老人走过的路,眼下都不同了,沿途的脚印消散,虚空裂纹被抚平,所有痕迹都被抹除。   荒芜的战场,曾有关于他们的石碑,记载着他们生平。   但是,现在的石碑风化,如尘埃塌陷下去。   很多个纪元前的地下遗迹中,还有关于他们留下的母金书,传承秘典,竟也在咔咔声中沦为齑粉,洒落。   天堑附近,几位老者接触过的土地,以及天堑虚空等,都在迅速瓦解,消失了。   楚风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这就是灵灭的下场?   在曾经属于他们世界,什么都没有留下。   当初,横压无数个时代的绝世强者,真正纪元无敌的生灵,从此于世间渺无痕迹。   几人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当年的拓路者,花粉路有数的几个创法人,死的这么悲凉,让人心中发堵。   很可怕的是,现在楚风都不知道天堑后的生物,到底什么来头,什么根脚,一切都是迷。   与祭地有关吗?   可是,他总觉得,涉及到的层次太高了!   如果只是一个主祭者,还不至于让整条花粉真路都出事儿吧?那个女子都倒在尽头。   “等我来战!”   楚风看着几位老人消失的地方,他忍不住一声低吼“这桩因果我接了!”   曾经的拓路者,花粉真路的创法人,怎能白死,连痕迹都被无情抹除?!   轰的一声,这天地间有炸雷爆响,但是,他抬头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冥冥中,像是真有什么大因果落在了他的身上。   楚风的灵凝聚成人形,双目亦成型,目光冷冽,盯着天穹,纵然一切都落在他身上,让他一个人扛下,又能怎样?!   他该经历的也都经历了,早已无惧一切,大不了不就是一死吗?   “活着,强大,横推诸世敌!”楚风身体发光,绽放的出灵粒子光束格外的刺目。   轰!   突然,三团火光通天,剧烈焚烧,让诸天万道都轰鸣,都颤栗了起来,包括天堑亦如是,竟在抖动!   然后,楚风看到了三个人,盘坐通天的光束中,贯穿时光长河!   谁?   很快,几乎是刹那间,他想到了他们可能是谁,传说中的……三天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