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502章 共有多少条进化支路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502章 共有多少条进化支路

  “那两个生物……都很强,我想最起码应该是分叉路再合一了,成为了真正宇究层次的生物。”羽尚道,做出这种判断。   楚风点头,黎却是很强,能够轻易弄死大宇级生物,他肯定是两条分叉路归一了,走上宇究路。   到了这个层次就可怕了,强横无比。   同时,黎弄了口棺材,堵在大阴间与阳间的缓冲地带,所图甚大,估计是想击穿出某种桎梏呢。   甚至,他想逆花粉之路?   此时,楚风也在蹙眉,仔细想来,利用花粉与果实进化,居然存在这么大的隐患,到头来终究会爆发。   积淀足够深,那么可以稳妥一点,走究极路,但是他不愿意当老究极,哪有漫长的光阴给他去磨体内的问题。   当下,他需要突飞猛进,恨不得一日千里,每时每秒都要进步才行。   抬头仰望天空,大窟窿还没彻底闭合,祭地依旧在,与三器对峙,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说不定明天,甚至今晚就要出大事儿,诸天死去,所有人都失去未来!   “仙族的路断了,走不通了?”楚风问道,还真有点动心,过去的进化路到底如何,是否值得尝试?   羽尚摇头,道“不行了,天地变了,那条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走下去会出现更恐怖的问题,曾经的仙族成为堕落仙族。”   事实上,纵然能走,羽尚也没有法了,早就失传。   除非楚风打进另一条进化支路,去堕落仙界才能找到。   楚风不可避免的想到了通天仙瀑那里闯出来的大邪灵,那个女子应该就是来自另一条进化支路,属于堕落仙族!   “那我就一条道走到黑,将花粉路进化到底!”楚风说道,并且还详细向羽尚打探沅族那些落单在外开辟洞府的强者的状况。   他要去洗劫,他要去捞足够的异土,他要迅速进化,管不了那么多了!   当然,说不在意,说心中坦然,那肯定不全面,他在防备,到时候一旦进化出问题的话要果断镇压。   “你进化太快了!”羽尚提醒,脸色严肃,告诫他这样会出事儿。   尽管,他也有点无法理解,楚风并没有积淀一段岁月,为什么现在还未出事儿,但他知道,这可能会更可怕。   这样日积月累,将来或许会集中大爆发,更为猛烈!   旁边,钧驮古圣目露精光,它就知道,这人贩子不正常,哪里有进化这么快的生物,看吧,身体快长黑毛了。   楚风怎么会看不出老钧驮在心中暗爽呢?   “老龟,你是不想不祥,想浑身长绿毛?!”楚风嗷嗷一嗓子,让走神的钧驮差点趴在地上啃草。   钧驮头大,暗呼见鬼了,这个魔头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   楚风不搭理它,开始想自己的问题,真不能不重视,羽尚说的很有道理,未来他的状况可能会非常严重。   楚风一旦突破,必然是大宇路,都不用想,没得选择,花粉后遗症若是全面释放,注定猛烈到无法想象!   毕竟,到现在他的罐子中还关着一个不祥体呢!   那是他进入太上八卦炉禁地,在那里看到大宇级花草,不小心接触有限几点花粉颗粒导致的。   他的境界才多高?这才稍微触及就恶变,欲死而不祥,实在是可怕的过分,当时他就险些出事儿。   “我一旦进入大宇,会不会出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恶变,自己都不想看自己的形态?”楚风发毛。   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问题。   浑身长红毛,眼睛里流黑血并长出肉瘤,满身腐臭……这让他不寒而栗!   忽然,他思及在极北之地武疯子道场中看到的景象,那个时候,武疯子闭关地关押着两三具腐烂体,都很像……武疯子!   他将这一情况告诉了羽尚,向他请教。   “真不愧是武疯子,源自骨子里,从基因深处看,都是疯狂的,真不要命了!”羽尚神色凝重地惊叹。   他判断,武疯子走过究极路后,又在尝试走大宇路,不想简单的归一,而是想双路合一!   “还有一种可能,他可能也在练诡异莫测的功法,他不想真身涉险去练,怕出问题,而是再塑形体,替他去练。”   羽尚又给出一种猜测,而这或许更接近现实。   毕竟,依照目前看,武疯子很强,应该已经归一了,成为宇究层次的生物,没有必要再走一遍大宇路。   “唔,这倒是点醒我了,让我多了一种选择,以后我可以同时走两条路,毕竟,我有双恒王道果!”   楚风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这样的话,到时候他会有多强?!   当然,前提是,他能熬过来,能够不死。   若是成功,这或许是前无古人之路!   反正,他注定要不可名状,那就先丢出去一个道果,让他去抗争恶变,去走那没有选择的大宇路。   然后,以另一个道果偷天换日,走究极路,最终双路合一!   “吾将无敌!”楚风在那里一个人嘿嘿直笑。   钧驮很想说,你笑个毛啊,嘴角都要咧歪了!   羽尚倒吸冷气,他明白了楚风的意图,这不要命了吗?走一条大宇路,已经是九死一生,最起码目前没有能活下来的。   他还要为自己增加负担,两路一起走,这比自杀都严重,下场可能会很惨。   “你要明白,究极路也可能会有恶变,若是温和的度过也就罢了,可是一旦异化,可能会比大宇的丑陋以及奇形怪状的腐烂形态还要可怕很多,到时候你等若是双路同时诡变,那种激烈程度不可想象,于你个人来说,简直如同天崩地裂般,无法返回,天知道你会变成什么怪物!”   羽尚劝告,同时,仅是想一想那种可怕的场面,他就觉得不寒而栗,深感发毛。   那样的话,或许正如楚风自己所想,将前无古人,可却并非是好的方面,而只是恶变到极致,超过古今所有走花粉路的生灵经历的剧变!   他会腐烂、异化、惨烈到难以想象。   听到羽尚的阐述,以及严正告诫,楚风脸色变了,道“我明白,未来的路未来走,真要不可行,我或许舍弃一个道果,先保自己可活。”   然后,楚风从身上又取出一个玉匣,交给羽尚,打开后里面紫霞澎湃,有一颗熟透的果实,晶莹欲滴,紫雾飘起,芬芳扑鼻。   这是魂果,比太阳般灿烂的魂花药效还要浓烈许多,这种东西天尊服食都有些勉强。   楚风道“前辈,这魂果你可以慢慢去炼化,时间到了的话,以你长年累月的积淀,必然可成大能级强者!”   有这些魂药,足以解决羽尚的身体问题,可去掉各种隐患。   旁边,钧驮直咽口水,暗自惊叹,这人贩子到底做了多少桩令人发指的大案,才能收集到这么多好东西?   “太贵重了!”羽尚道。   “放心,我这里还有呢!”楚风道。   片刻后,楚风在这里布置场域,带着他们横渡虚空而去,最终在一片山林中找到了紫鸾。   他要去崛起,要去进化,自此之后肯定一路凶险,必有血战,自然无法再带着紫鸾,托付给了羽尚。   “本宫注定要成就大宇级道果,你现在抛弃我,将来别后悔!”紫鸾咕哝,大眼瞥啊瞥。   “等你到大宇级再来找我!”楚风敲了她莹白的脑门一记。   “你嫌弃我!”紫鸾愤愤,道“你等着,我一定会觉醒前世道果的,超越大宇级归来!”   楚风无语,这小鸟还真将在凤王那里吹牛的话当真了,他很想给她后脑勺来一下,让她清醒清醒。   然后,他又盯上了钧驮,道“我买的这只王八,有点瘦,但前辈千万别忘记煲汤,补补身体。”   我¥……钧驮想咬死他,非常想说,本座上古灵龟是也!   旁边,紫鸾眼睛发直,这不是当年的钧驮古圣吗,威震小阴间,居然落到人贩子手里了,她知道这时才发现。   羽尚显然不会吃掉钧驮,还准备留着老龟讲妖妖的过往呢。   “楚大魔头你要走了?小心啊!”临别之际,紫鸾依依不舍小声道,现在谁都知道,这天地剧变,说不好就没有明天了。   “你们放心,我必然冲霄而上,每时每刻都在进化中突飞猛进,一路高歌前行!”楚风道。   他看着天边,临别之际,又想到一些问题,他怎么做才能更强,最强?   “黎,将石棺堵在阳间外,或许真的要挣脱花粉之路,再加上他是第一山的弟子,传承源自几个纪元前,多半早有其他路可走。”   楚风皱眉,黎可能会很强,会超然而起。   他有这样的路可走吗?   羽尚摇头,道“他也走不了,第一山的传承其实也断了,法可能未失,但是这天地已经不适合了,后来者唯有走花粉路。”   “嗯?又是天地不适合!”楚风皱眉。   “其实,第一山和我这一系走的都是一条路,自然不适应了。”羽尚叹道。   “可我总觉得,花粉路有些诡异,有些坑啊,说不定走着走着,就掉进万丈深渊中了。”楚风说道。   的确,因为花粉路有古怪,蕴藏着很大的隐患,而且是在日积月累,逐日加深,到头来终究会有一个总体大爆发的时刻。   虽然楚风很自信,也很嘴硬,但是如果说不忌惮,不防备,那是不可能的。   “仙族,早已不是仙,彻底堕落了,这是为什么?”楚风问道,接着又问“这天地间,到底有多少条进化路可走?”   羽尚苦笑,他们这一系早已没落,有些秘密,他自然无法知晓了,只能通过祖上的留下的只言片语做出一些推测。   “虽然诸天万宇,大小世界无数,但真正走出完整路的,自古至今应该不超过十个大界,其他世界的路,其实都是受这几条路影响,变异而来,大同小异。”   楚风听闻,倒吸冷气,即便如此,也意味着最起码有十条完整而恐怖的进化支路!   到现在,他也只知道花粉路,以及那条堕落仙路。   羽尚看他这样子,摇了摇头,道“我说的是古往今来加在一起的路,其中,有些路早断了,有些大界早腐朽,不复存在了。”   到现在为止,按照羽尚祖上留下的线索,完整而曾经无比辉煌的道路,还在被后人走的,或许也就四五条到边了。   “天帝,曾走过的路,那条仙路,到底是怎么断掉的,为什么当今不适合修行了?”   临别之际,楚风郑重问道。   羽尚道“不知因何而变,所有后人与门徒,都无法再走那条路,否则堕落,让曾经的帝者都束手无策。”   这才是最恐怖的,让人绝望!   甚至,天帝都觉得前路灰暗,看不到希望了,他们的传承会断绝,从此以后再无后来者。   而他们注定要去征战,要去上苍之上,需要源源不断的后来者,一起去战斗!   结果,天地异变,断了后路,这怎能不让人绝望?   而且,这是无解的,天地已变,那条路真的难以走下去了,几乎彻底断了。   “能成就天帝,甚至仙帝的路,怎么会断,难道永远无法修行了?”楚风问道。   “会感染,会堕落,很可怕。”羽尚很沉重,但也补充,道“不过,天帝有过推断,极个别人可以走通,而且可能会变异,不会堕落,反而会更强,但这不是普世之法,失去了原有的意义。”   楚风想很说,我去试试看!   但是,稍微冷静后,他就不想去作死了,如何能保证,他会异变不堕落?   “花粉路怎么出现的?”楚风问道。   “很久后,这天地间,洒落下来莹莹灿灿的粒子,那应该是就最初始的花粉吧?”羽尚轻语,望向天空。   “突然洒落下来花粉……接续了断路?”楚风吃惊,这不是阳间固有的路,而是某一天突兀发生的。   这涉及到了一条路的起源问题,其影响太深远了,而内因更是神秘与恐怖无边,简直不可想象!   “是的,那一天,云雾很大,天空中出现一道刺目的闪电,有人说,那是一道剑光,劈开了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