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474章 矛锋遥指无上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474章 矛锋遥指无上

  居然有一天,黑狗在教育别人不要咬人?   腐尸眼神诡异,很想说,过去我经常被你追着咬!连天帝没成长起来前,都天天被狗咬,这事儿没法多说。   光头男子也无语,张了张嘴,不好意思提那些黑历史。   “恕我直言,你不咬别人就算好了!”九道一敢说话,在与白孔雀厮杀时,抽不冷子就来了这么一句。   狗皇恼羞成怒,道“胡说,本皇从来不咬人!”   “别说了!”腐尸打断的话语,原本他很悲伤,今天发生了太多惨烈的事,想大哭一场,可是现在,都快被这死狗气乐了。   黑狗不搭理他们,冲着武皇还有他黑血研究所的主人喊“你,还有你,都离我远点,别不小心咬到我!”   此刻,那几人真打疯了,无所畏惧,满身是血,脚下伏尸无数,而他们张嘴时,白生生的牙齿都血淋淋。   哧!   武皇很勇,磨盘拳一出,打爆一片!   接着,他爆发出七死身,不断分化,到处都是他的身影,背后连着莫名的道路,浮现黑影,为他加持力量。   轰的一声,泰一将前方的一群魂河生物打散,沐浴血雨前行。   他们闹出这种大动静,自然被魂河生物中的强者注意到,有人盯上了几人。   关键是,几人打到亢奋,发疯后连嘴都用上了,时不时就咬死几个强横的怪物,让敌我双方都发毛。   腐尸大声提醒道“你们别不将魂河当回事,这里的脏东西不能吃,会死人的,都蕴着不祥,当心被诡异侵蚀真我!”   吼!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呲牙,嘴里白生生,牙沾着血,他想大骂,谁他么愿意吃?现在身体发疯了,有点失控,自己管不住自己。   腐尸嘬牙道“这群老崽子,还真凶残,我们也得疯一次才行,别被比下去,要尽快解决这里的超级大个的,给老崽子们做表率!”   泰一诅咒,你才是老崽子呢,老子都活一个纪元了!是从上个世界的末年活到现在!   腐尸打六首兽相当吃力,这真的是一个恐怖的强敌。   六首兽天生六道大神通,昔年横行战场上,屠杀大量的天庭部众,搅起无边的血雨腥风。   腐尸恨不得立刻毙掉他,可是,现在这个身体想谈笑间诛尽群敌,有些不现实。   他不甘道“我主魂只身闯古地府去了,要不然,今天老子说不定就灭了你们全部,都以为我弱啊?老子当年也是最强之一,如果主魂还在,天帝果位必然有我一席!我主魂迷路了,甚至感觉他又分化了,该死的,他在做什么?或许是觉得古地府风光无限好,不想回来了,在那里当家作主了。不管怎样说,这么不听话,我将他除名了,以后我为主尊!”   腐尸一边战斗,一边在那里诅咒。   狗皇沐浴血雨,周围成片的魂河生物死去。   它也杀到发狂,说那几人打疯了,其实它比别人都疯,它的兄弟圣皇战死了,它的子侄小圣猿也只剩下腐烂身体。   今天,它大悲又失落,想到天庭的曾经的璀璨,再看到现在的凋零,物是人非,它不需要再被刺激,自己都疯了。   轰!   它与那个缠绕着铁链、打开枷锁的危险怪物接连硬拼,能量沸腾,大道秩序不断焚烧、断裂开来。   而大钟也与剑锋撞击,铿锵作响,道纹无数,苍穹破碎,星辰闪耀,不断砸落下来。   这是一片特殊的地带,域外星斗砸落下来,让魂河之水滔滔,席卷天地,魂光无数,到处激射而去。   若非是帝战之地,这片地面肯定早已崩坏。   “杀,本皇非灭了你不可,腌臜怪物,什么魂河,什么主掌诸天沉浮,这里不过是污浊之地!不祥与诡异源头的生物滚出来,什么无上,都等着,本皇血洗你们!”   黑狗疯了,直立着身子,越跑越快,它在动用天帝传下的绝学,身法化成一束光,渐渐超越时间的束缚。   到了后来,它突破极限速度后,周围到处都是时光碎片,化成长刀,化成长剑,跟着他一起杀敌。   “吼!”   不得不说,这个黑毛怪物很可怕,都这样了,还是挡住了狗皇的攻击。   事实上,这个怪物的确强的离谱,异常的危险,不然的话也不会被自己人带上镣铐,锁住身体,直到开战才打开。   他要发狂的话,连魂河的原生物都屠杀,很难制服。   现在这个怪物身体发光时,空间都在塌陷,四分五裂,那些次元空间斩,那些时光长刀,轰在他的身上时铿锵作响,火星四溅。   这个怪物太强了,都有点超乎黑狗的预料。   恐怖的攻击,强大的杀伤力,也只是在他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伤口,流淌黑血,但是他并没有倒下去,不曾被斩杀。   黑狗愤怒,如果连一个怪物都杀不死,何以平掉魂河,怎么弄死那些大个的?   它知道,一切的问题根源,都在于它血气枯竭了,身体过于衰败,已经打不出当年的霸道术法。   “本皇,还年轻,还有热血,还不是倒下去的时候,杀!”它大吼。   然后,它观想曾经的故人,回思当年的绚烂的大世。   一位又一位人杰,一位又一位惊艳的强者,都映照在它的心田。   “故人何在?!”它低吼。   这种观想极其可怕,仿佛自那冥冥中将一些故人召唤回来了,接引他们沉坠的灵魂从黑暗中回归。   “杀啊!”   黑狗大叫,在他的身边,猴子的模糊身体浮现,爆发金光,轮动大棒,跟着它一起向前轰杀过去。   接着,又有满身绽放黄金能量的男子睥睨天下,呼啸间,黄金圣血爆发,同时混沌气炸开,帝子亦来战!   轰!   这一刻,黑狗变的强大绝伦,不说其他身影,单是那两人随他一同上前,就将前方的怪物打的四分五裂,连身上的铁链都崩断了。   不过,这个怪物的确可怕,瞬间就让身体愈合,恢复过来。   这种生物,一滴血就可以重生,再塑躯体,极难杀死。   然而,黑狗早有防备,仰天望向虚空,像是看到了无数的故人,含着热泪,道“你们始终都在,就在我身边!”   轰的一声,这一次它观想到的人,显然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那是……一位天帝!   不得不说,它真的疯了,竟敢观想这个级数的无敌生灵,一个弄不好,它自身承载不住,就要形体炸开。   它所能倚仗的就是,与那人共患难无数岁月,太熟悉与了解了!   恍惚间看到,那个人躺在铜棺中,漂浮在永恒未知处。   可是现在,他却直接起身!   接着,他一步跨越出亿万里,降临而下!   轰!   观想此人,简直天崩地裂,世间万物都要凋零了,可怕到极致。   刹那间,此地大爆炸,这片虚空像是承载不下的他身影。   即便只是黑狗观想出来的模糊虚影,远不是真身,可是,此人也太强了。   他头上悬鼎,脚下是无量大道光。   他随意一击,简单挥动出拳印!   轰!   前方,那个怪物炸开了,连带他身上的枷锁,还有那些锁链等,也都被这一拳轰碎,整体的瓦解。   无比危险的怪物,竟被轰杀,彻底死去!   原地什么都没有剩下,所有的血与不祥物质都被焚成灰烬,在那一拳中全部破灭。   不过,那道模糊的虚影也瞬间消散,就此不见。   冥冥中,仿佛有铜棺轻颤的声音传出,只是太遥远了,也太飘渺,很难让人确定是否为幻觉。   黑狗用力摇了摇头,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张着嘴,大口的喘息,它精疲力竭,观想故人,打出那样的妙术,它自身负担太过。   “本皇累了,歇会儿!”   狗皇吐着舌头,周身血雾暗淡,但却在不断消耗,不断焚烧。   它胸膛剧烈起伏,那种观想太艰难,承载的某种道痕,某种无上意境,可说到底,打出去的终究是自己的力量!   现在,拼的它都快油尽灯枯了。   不过,总算干掉了强敌,不仅如此,周围都无比的空旷,彻底空了,因为全部被刚才那种天帝拳打爆。   即便是很远处也都受到波及,魂河生物伏尸无数,被轰杀成肉泥。   狗皇这种突然爆发出来的力量,镇住了所有的魂河生物。   刚才那道虚影,那一记拳印,让他们身体冰冷,几乎都僵硬在原地,实在被惊慑住了。   恍惚间,魂河生物中有些头领像是回到了从前,当年天帝征战魂河时的岁月,当真吓住了所有人!   “杀!”终究有魂河原生物中的强者桀骜不驯,一声大喝,号令众人再次围杀黑狗。   “谁敢动我师伯?!”光头男子杀过来了,很担心,守护在黑狗身边,道“师伯,你没事吧?”   现在,狗皇在咳血,都是硬血块,没有鲜活的血液,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粗气。   “没事,我坐在这里也能杀敌,换种手法,杀的更多!”黑狗道,轰的一声,再次用自己擅长的场域手段出击了。   而且,经过刚才精心准备,它用场域符文成功裹住帝钟,催动它轰杀向前。   这就恐怖了,简直神挡杀神,佛挡弑佛,让魂河原生物鬼哭狼嚎,转眼屠空了一大片地域。   光头男子放下心来,再次去杀敌。   突然,有一头魂河生物穿梭在虚无间,让时光都紊乱了,很可怕,绝对是无比擅长刺杀的黑暗强者。   他在接近黑狗,想给予它致命一击,袭杀掉!   然而,就在此刻,在他的身后出现一道黑的让人发慌的乌光,手持黑色战矛,噗的一声将他后脑贯穿,并钉住魂光。   这个生物惨叫,身体爆发无量光,想要挣脱,结果一块母金印砸在他的身上,将他打的爆开了。   “你,吼!”这个强大的生物临死前很不甘,无比的愤怒,发出最后的嘶吼。   黎在乌光中开口,道“哪里有不公,哪里就有我,我刚正不阿,你犯规了!”   击杀完此人,他转身就跑,消失在战场另一边。   远处,盯着这里的一位头领眼睛冒寒光,愤怒无比。   狗皇不满,道“怒个毛啊,真以为偷袭就能杀死本座?本皇是谁,是这方面的祖宗,爷爷这里场域密密麻麻,早就察觉那孙子了,就等他自己过来送死呢,黑小子这是抢功,抢人头!”   不久后,黑血研究所的主人遇到危机时,一柄长刀突然浮现,哧的一声削掉魂河生物的首级,又是黎出手。   “哪里需要我,哪里就有我!”   他神出鬼没,防不胜防,果然是下黑手的专业人士,让魂河的强者都一阵毛骨悚然,有点防不住。   噗!   不久后,正在与武疯子厮杀的一位很可怕的强者,被万母金印直接砸爆,化成血泥与魂雨,被打杀了。   这一刻,武皇都有点看他顺眼了,不再想当年那些破事儿。   可是,下一瞬间,武疯子的表情又凝固了,因为看到了黎手中的器物,那是什么?   万母金印!   这一刻,武皇暴怒,你手里的是万母金印?那大阴间的堵门之棺,棺材板下压的是什么玩意?   “黎黑子,我真想……弄死你!”   黎早已化成一道乌光,冲向另一边,又找强者下黑手去了,他反倒像是诡异源头,成为一道瘆人的风景线。   “哪里需要我,哪里就有我!”   “……”敌我都无言。   轰的一声,光头男子气息爆发,能量裂天,而后他施展一气化三清秘术,接着又施展天帝秘法,在原有基础上,瞬间叠加出十倍战力!   噗噗噗!   他勇不可挡,直接打爆了对手,接着一路向前杀,很快又接连毙掉三个强横的生物,不弱于早先那个,并打穿那片大军,轰杀一片又一片魂河原生物。   “好!”黑狗大叫,终于是笑出声来,有些欣慰,也有些伤感。   “老子也打爆你!”腐尸咆哮,双手持铣镐,横斩立劈,将六首兽半边身子给轰爆了,血溅虚空。   同一时间,九号热血上涌,灰发披散,暴怒,将那头白孔雀也给打了个对穿,魂血飞出去三千丈远。   然而,这个时候,身为魂河此时的领军强者,六首兽与白孔雀突然自战场消失,只留下部分血迹。   这太迅速了,无声无息,竟能从九道一与腐尸最后的绝杀下无影无踪,这实在是有些恐怖,有些瘆人。   “退!”   九道一与黑狗都低吼,召唤光头男子与黎,不要再冒进,退回来。   瞬间,他们这些人聚在一起,盯着魂河的黑暗尽头。   一股莫名的气息弥漫,无比的瘆人,渐渐的,让此地变得难以想象的恐怖。   一时间,诸天颤栗,万界都要坠落了,要崩开了!   诸天各地,所有生物都有感,都忍不住发抖。   魂河阵营一方,无数的生物密密麻麻都跪伏了下去,叩首膜拜。   “真有无上大个的,活过来了?!”黑皇低语,它在震钟,以天帝的兵器形成守护光幕,保护所有人。   不然的话,仅是那种气息就太可怖了,杀伤力极大,让所有生灵都要被压制的跪拜下去叩首。   黑暗中,不祥的物质浓郁的化不开。   在那魂河尽头的终极地尽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什么都看不清。   自古以来,都没有人知道那里究竟怎样,都有什么,无比神秘,那里就是诡异的源头!   若无帝钟在,谁都无法在这里站直身体。   这一刻,黑暗尽头,突然间出现可怕的光,仔细看,让人毛骨悚然,那是一只巨大的眼睛,突然睁开了!   到处都是黑暗,唯有一只眼睛大到无边,像是悬挂在黑暗的宇宙中央,冷漠而无情,残酷而慑人,俯视万灵!   “何苦呢,何必呢,都要死!”   有生物开口,像是在坐在万古时光长河的尽头,对万灵传下法旨,高高在上,冷漠无情。   此刻,清州。   楚风无论向哪个方向走,脚下都会出现一条特殊的路,路面上大道纹络蔓延,看其终点,居然总是指向魂河!   ……   魂河,尽头。   “真有无上生物,苏醒过来了,本皇……要血洗魂河!”黑狗发狠,天帝留下的后手,或许该打出去了!   九道一迅速而果决,一把拉住了它,让它不要妄动,反而是他自己,举起手中那杆看起来破烂到腐朽的战矛。   九道一的话语虽然缓慢,但却无比有力量,道“知道这是什么吗?是当年那位所留的兵器!你若敢动手,今天……呼唤那个人回来,一个手指头戳死你,你魂河不服试试看?!”   。
推荐阅读: 《冲天神尊》 《大龟甲师》 《战魂啸》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