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一百七十章 神死烧纸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一百七十章 神死烧纸

    黎明前,天地灰蒙蒙,但是陆地的轮廓已经看到,这让他们倍感亲近。     “再见!”     嗖嗖嗖!     楚风三人极速冲到陆地上,长出一口气,终于离开海洋,回到了他们的主场。     海中那头怪兽探出一只覆盖着鳞片的锋锐爪子,向他们挥了挥,破开海水,驾驭浪涛远去。     “有机会的话脱离贫瘠的地中海,到东海去找我们,带你去扶桑树下走一遭,然后领你去东海的海眼中进化成龙。”楚风喊道。     那头怪兽听到后,噗通一声,激起滔天浪花,一个猛子扎进海洋深处没影了。     它在腹诽,这个魔头还想让我去当坐骑?游历东海,骗鬼去吧,听说那里可是有东方的真龙巢穴!     岸上,大黑牛又开始打瞌睡了,这几天就像是睡不醒一样,而且身体发烫,万灵血药的副作用还未消退。     “算一算时间,东海的扶桑树应该快出世了,不知道是不是有蛟龙、金乌凑热闹,那地方不好接近啊。”大黑牛打着哈欠说道。     他们没敢耽搁,恨不得立刻回到昆仑,目前的西方太危险。     席勒连导弹、核武都能调用,这得是多么大的能量?多滞留一天就多一分危险,尤其是他们现在正在进化,不容打扰。     “赶紧回去,说不定头顶上有卫星锁定了我们。”大黑牛有些草木皆兵了。     三人一路在山地中穿行,并没有接近人类栖居地,那样的话容易暴露。     红日跳出山头,雾霭在葱郁的山林间缭绕,被朝霞照射后五颜六色,带上些许暖意。     一路顺利,他们发现比较幸运,因为距离目的地不是很远。     在天地异变后,各地出现层层折叠空间,一千二百里的路程真的不算非常遥远。     在距离那条神秘通道还有数十里路程时,楚风他们停了下来,仔细感应,怕被人伏击。     他们潜行匿踪,打着哈欠,走进迷雾中。     即便太阳升起很高,阳光也照射不下来,被白雾所阻,这片山地朦朦胧胧,让人看不透。     可就是这样一个地方,穿行过去就能到东方!     楚风一个人前行,让两头牛蛰伏起来,等他消息,避免被人一窝端,两头牛状态糟糕,精神太差,又想沉睡了。     十几里路,楚风走的很慢,在白雾中无声无息的潜行,他一手持黑色短剑,一手持金刚琢,同时赤红色飞剑随时准备祭出。     终于,他到了最神秘的地带,这里有条峡谷,穿行过去的话应该就到新疆了。     没有伏兵!     楚风未放松,如同一道幽灵,贴着山壁向前而去,整个人都融入雾霭中,跟天地凝结为一体。     他在担心敌人躲在峡谷中。     此时,无法感应他的生命体征,所有气机都被封闭在体内。     这条路很短也很寂静,但楚风却足足走了十几分钟,随时准备大战。     终于,他走出峡谷,回到东方,站在新疆的盆地中,不过这里依旧有很浓的白雾,很难看到景物。     楚风知道,走出去一段距离就能见到生动的景物了,他稍微放松。     然而,一刹那他的肌体又绷紧了,寒毛倒竖,他知道坏了,敌人比他想象的还要阴险,没有守在峡谷中,而是在路的出口。     在这个地方最容易让人放松警惕,因为觉得逃出生天了。     怎能料到,死局才开始!     哧!     一道炽盛的剑光划破白雾,如同一柄天剑落下,立劈楚风的头颅,要将他斩为两半。     奥维德出手!     他手持一柄璀璨的大剑,身穿光明甲胄,金色长发披散,眼眸凌厉,如同上古时代走来的神骑士,伏击楚风。     当!     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楚风挥动手中的金刚琢,迎上那口光明大剑,两者间迸发出绚烂的光辉,声音震耳欲聋。     神秘能量浩荡,像是一股飓风般席卷此地,磨盘大的石头全部被打向半空中,而后又炸开。     这是两人的一次大碰撞!     奥维德境界很高,他早已挣断三道枷锁,并掌握有光明奥义,学了教廷的光明剑诀,实力超凡。     如果是其他挣断一道枷锁的人被他这样偷袭,直接就被立劈为两半了。     不过,楚风掌握的金刚琢太恐怖,硬撼光明大剑,咔嚓一声,将此非凡的银色剑体砸断,毁掉了。     “吼!”     楚风遭遇的威胁不止一处,因为这里藏着数名王级高手,几乎是同一时间扑杀过来。     在他的后方,吼声震天,一头雪白的猛兽跟小山似的,一巴掌就拍落了下来,大爪子足有簸箕那么大。     楚风崩断奥维德的光明大剑,立刻横移身体,结果这只大爪子拍在地上,地动山摇。     一刹那,土石飞溅,大地崩开,数千斤的巨石都被震的弹飞向半空中,这只兽王力大无穷。     哧!     楚风还没站稳,一道刺目的剑光崩现,挡住他的去路,那是一个年轻的女人,身穿光明甲胄,手持一柄银色剑体,刺向楚风的身体。     这个女子也挣断了三大枷锁,与奥维德实力相仿。     叮!     楚风催动赤红飞剑,挡在那里,抵住这必杀的一剑,如果他不懂得精神武功,面对这样的围杀以及最后这一击,已然鲜血淋淋了。     “吼……”     然而,这里的伏兵比他想象的还多,另外几头兽王出现,带着狂风,飞沙走石,扑杀了过来。     楚风一声大吼,动用牛魔音功,震撼四野,同时运转特别的呼吸法,加持音波,攻击他们的精神。     他挥动金刚琢还有黑色短剑,并催动赤红飞剑,生生逼退身后一头兽王,抵挡住其他人的致命攻击,转身逃进峡谷中。     回东方的路走不通,被人封住了。     “哪里逃!”     身后几人追杀,以奥维德为首,全都散发恐怖的王级威压,大地都被他们的脚蹬裂了,全都以超音速追了下去。     轰!     空气爆炸,像是雷劫般,震撼这片迷雾区。     楚风穿过峡谷,又回到希腊山区,他发足狂奔,没有迎战,因为他目前的状态实在太差,虽然不像两头牛那样恨不得倒地便睡,但也没有精神。     他在进化中,蜕变没有结束,这种状态下不宜大战。     况且,这可是一群王级生物,他真要停下来,估计下场会很惨,因为这些人最差的都挣断了两道枷锁。     轰!     楚风像是一道惊雷般路过黄牛他们的藏身之地,冲向远方,狂风将石块、草木都席卷了起来,同时地面被他踏的龟裂。     后面的几人同样超音速,甚至更快,在拉近距离!     黄牛、大黑牛眼睛瞪圆了,恨不得立刻杀出去,但是楚风跟他们有约定,告诫过他们,不要冒头,如果有人追杀他,那么正是两人逃回东方的机会,去搬救兵!     要知道,昆仑有绝世高手坐镇!     以两人现在这种状态,浑身发烫,精神疲惫,异常嗜睡,根本就不适合激战,厮杀的话也只能枉死。     他们各自吃了两枚花蕾,副作用比楚风的要大上一倍。     此时,两人眼睛都红了,心中异常难受,他们都不是天性薄凉之辈,看到自己的兄弟冒死引着敌人远去,两头牛握紧的拳头都在颤抖。     “走!”     最后,他们头也不回的冲向迷雾中,闯过峡谷,逃回东方。     “楚风,兄弟,你一定要活着,等我们搬救兵啊!”大黑牛咆哮。     “席勒,你等着!”黄牛也叫嚷,他们虽然精疲力竭,但依旧发足狂奔,在新疆的大地上疾驰,向昆仑山赶去。     可惜,这段距离太漫长了,相距昆仑非常遥远!     两头牛心急如焚,穿山越岭,很想降服一头猛禽,载着他们飞行。     可惜这里不是昆仑山,哪里那么容易见到强大的异禽,而且就是发现也很难接近。     “楚风你一定要活下来啊!”     两头牛要疯狂了,跑到身体痉挛,血液沸腾,都要焚烧起来了。     此时,楚风的确遇到大麻烦,被八头王级生物追杀,就是他状态良好也不是对手,毕竟他才挣断一道枷锁。     怎么抵挡?     他有金刚琢,出其不意的打出去的话,多半可以击毙一人。     但是,只要他停下来,哪怕是短暂驻足也必死无疑,毕竟他境界太低!     “楚兄弟不要逃,我们聊一聊。”奥维德在后面喊道,脸上带着笑,一头金色长发如同火焰般向后飘舞。     楚风没有理会,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当日在梵蒂冈奥维德领着他与黄牛还有大黑牛在城中熟悉各地,观看圣药园,何其热心。     谁能想到,他是席勒的左膀右臂,现在是追杀楚风的主力。     毫无疑问,楚风只要停下来,奥维德肯定会挥动光明大剑,向他劈来,刚才就已经伏杀过他了。     楚风发足狂奔,但是身后那八头生物都没有一个弱者,速度都很快,因为挣断的枷锁越多,体质越强大。     一头白色的巨熊,如同小山般轰隆一声跃起,向着他扑击而来。     那种速度很可怕,如同雪崩般,铺天盖地,将他要覆盖在下面。     楚风不得不改变方向,这顿时被人抓住机会,奥维德的断剑划过,在他的后背上留下一道血痕,都快露出骨头了。     “除非杀死我,不然你们都要付出代价!”     楚风逃亡,一路上翻山越岭,他比这些人熟悉山地,因为不久前就是从这里过来的,算是优势。     “呵,你还想活下去?席勒大人要你死,黑龙王、北极王要食你的血肉,你还妄想留在这个世上,真是笑话!”一名兽王冷笑。     “赤鳞呢,怎么还不来,他如果在这里,展翅横空,早就追上这个东方小子了,哪里还容他多活片刻。”那头白熊不满。     “亲爱的楚,只要你停下来,未尝没有活命的机会哦,我们同为人类,会保护你的。”     那名金发女子笑吟吟,她很年轻,看起来富有活力,面孔精美,肌肤如同白瓷般雪白细腻,金色长发飘舞,身体婀娜挺拔,她提着银色剑体,在飞快追赶。     “乔娜,楚的胆子太小了,不相信我们,还是让我将他强行留下吧。”奥维德笑道。     “什么楚魔王,同我们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也敢来西方大地上搅闹?懦弱!”一头黑色的地龙吼道。     他是黑龙王的部下,实力很强。     楚风不理会他们的冷嘲热讽,眼下他只有一个念头,逃走,活下去!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等进化成功后再到西方同他们清算。     噗通!     最终,楚风跳海了,一头扎进水中。     “坏了,别让他逃走!”奥维德面色变了。     “谁的水性好,必须要将他截杀在此!”乔娜一身光明甲胄,英姿飒爽,美丽的面孔上带着杀机,收起了所有的和煦笑容,美眸冷冽。     “我去杀他!”白熊噗通一声跃入海中,追了下去。     “我们也一起去,不能让他逃掉,白熊一个人容易发生意外。”尽管他们都不擅长划水,但毕竟是王级生物,可以在水中快速前进。     当然,肯定没法和陆地上相比。     席勒、黑龙王、北极王的部下,总共八大高手合力追杀楚风,在地中海中搅起巨大的风浪。     他们无惧,不担心海中出现怪物,因为这么多王级高手聚集在一起还怕什么?     再者,他们都知道,地中海贫瘠,被陆地包围,根本就没有什么恐怖物种。     “楚魔王你就这么点本事吗,只知道逃窜,真让我失望啊!”白熊嘶吼。     “凭你也配叫魔王,太弱了!”黑色的地龙咆哮,分开水浪,极速追赶。     “楚,不要害怕,我们来了。”奥维德也在传音,提着断剑,在海中追赶。     轰隆!     突然,前方传来剧烈的轰鸣中,地中海深处有两头巨大的怪物在战斗,激荡起的水波冲上了高天。     “上帝,那是什么怪物?!”乔娜惊叫。     因为,这种浪涛太大了,如同海啸一般。     隐约间,他们看到一头黑色的怪物跃出水面,足有上千米长。     “那是一头王级鲸鱼,怎么可能,地中海不是早已没有这种生物了吗?!”奥维德惊呼。     那头王级生物散发着的威压让他们胆寒,那是一头最起码挣断了五六道枷锁的恐怖存在,此时正在跟另一头神秘生物搏杀。     “砰!”     最终,另一头怪物被那头鲸王击败,流下很多血,逃走了。     “他冲着鲸鱼逃去了,我们还要追吗?”     白熊等人焦急,想去追杀楚风,又怕那个怪物发怒,对付他们。     可是不追赶的话,楚风很快就会消失在汪洋中。     “不好,快走!”     乔娜惊叫,因为那头鲸鱼怪物张开了大嘴,形成一片漆黑的漩涡,仿佛要吞噬万物。     “楚风被它吞进去了?”八大高手惊悚。     随后,他们转身就走,快速逃亡,再也不敢临近那片区域。     “想不到他这样死掉了。”奥维德摇头叹息,道:“可惜,没有能将他的头颅带回去。”     ……     外界,这几日来简直是翻天了。     梵蒂冈一战,王级生物成片的殒落,尸骨成山,震撼全世界。     这比十二级大地震还恐怖,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全都引发巨大风暴。     那么多王级生物死去,像是捅破了天,最起码许多族群沸腾了,带着怒火,质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他们族中的高手没有回来。     各大财阀,所有大势力都胆寒,谁都知道这里面有大问题,怎么可能一下子死去那么多王级强者?     可是没有一个人敢登临梵蒂冈调查,毕竟有那么多王级生物伏尸那里,有清晰的照片传出。     “有人强闯梵蒂冈内的禁地,导致惊天剧变发生,酿成惨剧。”     终于,梵蒂冈中传出这样的解释。     “我不信,一定有阴谋!”     “银月狼王呢?!”有人询问,那是一位挣断六道枷锁的强者,难道他也死在里面了吗?     “银月狼王殒落,尸首分离。”有照片传出,引发东西方震撼,这样的一位绝世强者居然也死在那里了。     谁还敢去探查?那绝对是龙潭虎穴。     这几日来,东西方简直是大浪滔天,根本无法平静下来,这件事影响太大了。     “楚风呢,难道他也死了?”有人问道。     “已死。”这是梵蒂冈那边的回复,因为已经收到消息,楚风葬身鲸王腹中。     “什么,楚神死了?!”东方许多人叹息,虽然早已有预感,但还是很难接受。     这一刻,跟楚风有关的人许多都黯然神伤,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放屁,我兄弟没死,你们等着,我要去报仇!”一天后,昆仑山上传来怒吼声。     大黑牛他们回来了,最终降服了一头巨禽,载着他们回到昆仑,让一群大妖都很吃惊,一下子将他们围上了,询问究竟。     因为,外界都要闹翻天了,唯有他们两个活着回来。     “快去救我兄弟啊!”两头牛大叫,眼睛赤红,情绪很不稳,精神波动剧烈,发疯般请獒王等人出手,去解救楚风。     然而,还没有等他们行动,一则震撼性的消息传遍东西方。     黑龙王、北极王东征,要踏上昆仑山,让他么交出两头牛,并且直言,梵蒂冈的血案跟楚风、黄牛、大黑牛有关!     这引发惊世波澜!     挣断六道枷锁的绝世王者要东征,两大强者要率众杀进东方的昆仑山。     天下沸腾,东方一些强者震惊,同时生怒,西方的王者想干什么?!     有人忧愁,有人欢喜,最起码当得到楚风殒落的消息后,东方不少异类都露出笑容。     天神生物林家的儿媳许婉怡也很开心,一边品着红酒一边哼着小调,感觉心情无比愉悦。     “我不信,老大肯定没死,一定会活着回来的,到时候杀尽魑魅魍魉!”杜怀瑾、欧阳青等人不相信。     “楚神已死,有事烧纸。”胡生这一次没练闭口禅,神神叨叨。     熊坤发毛,道:“狐狸,我这一次骂他两句行不?他应该完蛋了,梵蒂冈那边传回来了确切消息。”     “这一次他应该是在劫难逃了。”胡生说道。     ……     “这家伙不是一直很命大吗,就这样死掉了?”姜洛神狐疑。     林诺依站在东海边上,拨楚风的通讯器,可是根本无法打通。     大长章!顺便,大家有月票的话请投哦,下旬了,呼唤月票。     感谢!
推荐阅读: 《斗气劫》 《浪子逍遥行》 《大龟甲师》 《便是为了忘却的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