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543章 妖对皇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543章 妖对皇

    土,来自诸世外一片死寂到没有声音、感受不到岁月流淌、无比久远与空旷的高原。     曾经埋棺的土,被带出来了!     楚风却犹若被粗大的闪电击中,且置身在黑色倾盆暴雨中,整个人发木,发寒,心中震颤不止。     当真恍若一场梦境,他刚才都经历了什么?直到现在他还神情恍惚。     见证花粉真路尽头诸般异景,可怕而妖诡,目睹到一些断断续续而不可思议的旧事。     现在,楚风回归了,依旧站在树下,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     微风吹来,带着山中泥土的气息,还有草木的清新。     未凋零的紫色大树摇晃,道纹起伏,叶片翻动,宛若经卷翻篇,禅唱阵阵,将楚风唤醒。     石罐内空间不小,但只挂着少许土,看起来十分普通,收到手中后不过一抔,但是,它的来头太惊人了!     楚风看了一眼身边的大树,又看了看手在手中暗淡的土,要不要埋在根部一些?或许还能令此树再变异!     他心跳加速,认为猜测有可能会成真。     今天已经很特别,种子从发芽到生长,再到成为大树,很长时间了,原本早该枯萎了,再化为种子。     可是,它现在还有些许生机,未曾干枯。     楚风决定试一试,将那久远而神秘的高原土小心地埋在了大树下少许,想试一试看究竟会发生什么。     他希望有惊喜,不然的话何以弯道超车,怎么去见妖妖,又如何对上很有可能要对妖妖下手的武疯子?     ……     两界战场,气氛诡异,有些沉重,也有些压抑,亦颇为让人激动,甚至可以说拨动了所有人的心弦。     妖妖祭舞一出,召唤出了什么?三帝显世,英灵照古今!     三道通天光束散去,三尊身影渐隐。     很长时间了,各族进化者还未回过神来,这影响实在太大了,连堕落真仙都呼吸急促,感觉要窒息了。     那真是三帝吗?!     有个人例外,武皇披头散发,现在他显露的是壮年身,古铜色的雄健肌体,慑人的眼眸,锁定妖妖,并且他在向前踱步,逼了过去。     一些人吃惊,心中暗叹,不愧是武疯子,竟要下手了?那可是女帝的传人!     “你想做什么?!”     妖妖身畔,那个一嘴黄牙的老者冷淡地开口,收起所有笑容,不再是游戏风尘之态,究极能量扩张!     “竟遇三帝隔代传人,我想掂量一下,震古烁今的至高帝术到底深奥到什么程度!?”武疯子开口。     黄牙老者想吐他一脸唾沫星子,你这脸膛比牛皮还厚吗?一个要走到究极尽头的怪物,要对一个后辈少女下手?!     偏偏武疯子很郑重,很坦然,双目慑人,道:“既然要掂量,我自然不会以境界压制她,来,让我看一看你的时光术!”     他看上妖妖掌握的时光道则!     时光,可斩天帝,可磨灭诸世一切!     无论在哪个纪元,无论在什么时代,它都几可谓无敌法则,称得上至高的大道之一。     武疯子当年不惜以身犯险,挖掘各座名山,就是为了找古代最强妙术。     最终,他九死一生,寻觅到一部腐烂的经卷,所获甚大!     今天,他何以来此?只因感应到妖妖的时光道则,被吸引来了,想一窥根底,印证自身所掌握的时光经。     若是能突破更进一层,揭开终极时光篇的面纱,他说不定可以迅速突破,再攀高峰,俯瞰世间。     这关乎着他的进化路,他要轰进那高高在上的辉煌殿堂中。     “纵然纪元轮回,大破灭注定不可更改,诸世亦要留下我的名,刻写时间长河上!”     武疯子脸色淡漠,但眼底深处却透露着一种疯狂。     连他这种级数的生灵都不看好未来吗?     这是最后绝望中的癫狂与挣扎吗?     武疯子现在是看到一线机会,从而想努力抓住吗?时光于他来说成为了最强执念与唯一的路!     忽然间,周围的空间蔓延出灿烂的银光,一株又一株雪白的藤萝蔓延,都扎根在虚空中,叶片翻动间,竟铿锵作响,火星四溅,荡漾出惊人的道纹。     铮铮铮!     一条又一条藤蔓像是银白仙金铸城,向着武疯子飞去,绷的笔直,宛若成千上百杆仙矛,洞穿了空间。     妖妖出手,主动出击。     她一念间,虚空中生机盎然!     除却仙金藤外,还有一株又一株火光如海的金色莲花,也扎根虚空中,弥漫大道气息。     谁都没有想到,一个丰姿绝世的女子,看起来空明若仙,竟这般的强势,主动向武皇出击了!     “我要的只是时光篇!”     武疯子淡漠地开口,背负双手,眉心射出一片夺目的光,轰的一声,在他的周围宛若有汪洋浩荡,有怒海炸开!     那是一片刺目的光海,将所有冲击过来的仙金藤蔓都挡住了,而后让它们炸开,到处都是大道碎片飞舞,空间被撕裂。     然而,他这种睥睨天下、惟我独尊的姿态没有保持多久就被阵阵经文声淹没,那是成片的波纹,那是海量的金光。     成片的金色莲花不断盛开,每一片花瓣都是一篇经文,洋洋洒洒,漫天飞舞,将武疯子淹没了。     所有人都一惊,隐约间,人们仿佛看到了一尊女帝凌空走来,君临天下。     那是妖妖,沐浴金色的莲花,徜徉在金色篇章飞舞的天地中,举手投足都是伟力,向着武疯子轰出一掌。     “帝术!”     许多人吃惊。     几位堕落真仙更是瞳孔收缩,仔细的盯着,因为他们的道统中,他们的最高秘典内,就有这种记载。     不过,他们的法,他们的道统,已经黑暗化,再也催动不出这么神圣的能量。     “一念花开,天上地下,谁与争锋?”有人低语,显然想到了某些古老的传说。     果然,连武疯子都动容,他被漫天的金色花瓣淹没了,每一片花瓣都镌刻着经文,都是一篇无上秘典,带给他如同三十三天压落般的气息,要磨灭世间。     一片金色花瓣就宛若一重天,挤压而来,轰隆,天地炸开了,空间能量乱流激荡,宛若星海决堤。     武疯子周围的域扭曲,而后被撕裂了,那种经文,那种金色莲瓣破开了他的护体光幕,斩到了身前。     当然,这也是他没有以境界压制妖妖的结果。     武疯子周身符文流淌,像是驻世不坏的仙王,大道气息铺天盖地,让许多进化者都近乎瘫软在地,要对他顶礼膜拜。     他的拳印璀璨无比,直接打爆天地,两界战场都在轰鸣,都要沉沦了。     可是,金色莲瓣却坚固不朽,闪耀无边的光束,漫天都是经文,到处都是神圣涟漪,如瀚海此起彼伏。     “轰!”     莲瓣飞来,像是黄钟大吕轰鸣,振聋发聩,涤荡人的心神。     每一片金色的莲瓣都沉重的可怕,光彩夺目,撞到武疯子身前时,当真重逾亿万钧,轰鸣不止。     莲瓣上的经文发光,刺目而神圣,普照世间。     可以看到,金色的莲瓣将武疯子淹没,将他封在了当中,组成一朵巨大的金色莲花,开始闭合。     所有人都倒吸冷气,这是何等伟力,那个风采过人的女子居然敢上来就封印武皇?     这让许多老辈人物都开始怀疑人生,这个时代太疯狂了,他们感觉自己落伍了,一个女子竟这般强势而霸道,抬手就要镇压武皇?!     璀璨的大道莲花中,武疯子双目冷若闪电,多少年了,竟又有人敢小觑他了,他全身都是璀璨的符文光焰,猛然一震,要粉碎神圣莲花。     轰的一声,许多莲瓣都浮现裂纹,交织开来,要爆碎了。     然而,金色的莲瓣莹莹发光,绚烂光彩冲霄,裂纹竟快速愈合,再次盛烈起来,要闭合并炼化武疯子。     许多人倒吸冷气,一朵花而已,竟都能如此,要困住武皇?!     尤其是阳间的进化者,都无比震惊,觉得不可思议。     没有人比他们更加了解武疯子,这是一个狂人,被尊为武皇,震慑多少个时代了,今天居然遇到这样一个女子。     “这是帝花,初绽便惊艳了世间,可以理解!”一位堕落真仙声音低沉。     人们不知道他说的是这种秘术,一念花开,还是在说妖妖本身为帝花初绽,所有人都心绪起伏,难以平静。     其实,自武皇动手,要掂量妖妖的时光道则后,人们就意识到这个女子绝对不凡,超乎想象。     事实上果然如此!     不过,武皇无愧其名,身在灿烂甚至刺目的莲瓣间,右手划动,无尽的符文激荡,那是时光的能量,是岁月的纹络,轰然一声爆发开来。     一瞬间,有些花瓣枯萎了,竟要凋零,他很直接,演绎时光经,轰杀一切阻挡。     他本来就是要逼妖妖动用时光大道,此时先发难。     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金色莲瓣有的枯萎了,可是又很快新生,帝花永不凋零,化成经卷,翻动起来,无数的字符绽放光芒,再次淹没武疯子。     轰!     武疯子血气汹涌,从皮肤中渗透出来,像是汪洋般席卷了天上地下,阻挡金色的莲瓣,避开帝花。     同时,他演绎时光秘术,开辟一条岁月古路,蔓延向妖妖那里,直接举拳就轰杀了过去。     他的拳头灿烂若星海浓缩,刺目如无数轮太阳凝聚,催动时光经,拳印无匹,似乎要毁灭诸天!     武皇的气势太强盛了,惟我独尊,难以匹敌!     让人吃惊的是,妖妖竟然几乎与他同时行动起来,不是躲避,而是凌空飞起,主动轰杀了过去。     她若凌波的仙子,飘渺中空灵而出尘,不食人间烟火,但是出手时的刹那,却也是如此的惊慑世间!     她如同帝花盛烈绽放,绝艳中有无敌的光彩释放。     那洁白而晶莹的拳头,居然轰向武疯子的无敌拳印,没有躲避的迹象,而是强势到了极致,要与武皇硬碰硬。     “同领域中我还没败过呢!”这是妖妖的声音,惊住所有人。     轰!     两人冲到一起,武皇拳印如天,代表了自史前到现在的无敌大势,而妖妖空明中却也凌厉而璀璨,无惧一切敌,在仙道气息中释放霸道绝伦的能量!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这女子当真超凡绝俗,这是巅峰大对决,她竟要撼动武皇无敌之根基吗?!     ……     山中,楚风动容,心底有些激动,埋下那莫名时代的高原土质后,大树竟真的有了变化!     树上,即将枯萎的花再次亮了起来,丝丝缕缕的特殊的气息释放,一缕幽雾弥漫开来,君临大地,将他笼罩。     “来吧,我要去横击武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