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541章 最古时代那口棺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541章 最古时代那口棺

    对岸,刀光剑影,血光四溅,战斗还在继续?     这样有些吓人,多少年了,花粉真路起源地,竟有一场旷世大战还没有完结?!     可以推演,这不是以年计算的,而是以纪元沉浮来衡量,多少大时代早已成为历史中破灭的浪花,而这里的战斗还未终结?     这未免过于骇人!     那个仙体无尘无垢的女子,秀发披散着,遮住了容颜,附近都是血,伏尸地上,是被人击杀的吗?     只是想一想就无比慑人,她有可能是一位至高领域的生灵!     让人不解与惊悚的是,她在后方,还有几口神秘的棺椁,岁月痕迹累累,周围的时空腐迹斑驳,那又是谁的?     几口棺在女子的近前,绝对有天大的来头!     楚风眼睛剧痛,到了最后,左眼已经全面裂开,流淌丝丝缕缕的人王血,若非他赶忙闭目,就要立地炸开了。     接着,他又震撼,颤声道:“我好像……看到了一道剑光!?”     他不计代价,在那里盯着,任瞳孔都龟裂,都要爆碎了,只是想看清楚究竟是什么样的生灵在战斗。     最后时刻,他终于看到,有一道特殊的剑光横压而过,闯入那片鲜血四溅的恐怖战场中,打破了平衡,让那里有混乱。     “很熟悉!”     楚风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这是曾经从第一山深处劈出过的那道剑光吗?真的很像!     又是九道一口中的那位?!     他参与了这一战?!     楚风心中剧震不止,不过也有疑惑与不解,似乎时代对不上。     什么样的战斗,会持续这么久?     而且,看样子,那位只是劈出这一道剑光,是后来贸然闯入的,不像是最早时期就参与那一战。     或许,只是那位崛起时,在未明时代,以及未明的天地中,爆发出的一剑,贯穿了岁月长河,打到了此地?!     因为,他不止一次听人说过,那个级数的生灵,一剑斩出后波及太广了,会产生无边的大因果。     若是那一剑,直接逆塑时间瀚海,不小心斩到了对岸,也不是没有可能。     “还是说,其实这一切都早已结束了,我所看到的,都只是当年留下的痕迹,只是那些战斗烙印在岁月中的景象在荡漾,在扩张?!”     当想到这一可能,楚风越发觉得,或许这就是真相。     毕竟,那女子都死了,应该是失败者,被人击杀,意味着战斗已经结束!     只是留下的痕迹,只是当年战斗过的时空,就已经这么可怕,楚风隔着天堑遥望,自身便随时要被毁灭了,实在骇人。     蓦地,他低头突然发现,石罐在发光,朦胧的金色符文全面笼罩了他,将他遮蔽在当中。     楚风倒吸冷气,一阵发毛,愈发意识到,那个级数的战斗简直恐怖到了不可思议的境地!     即便有可能只是留下的痕迹,是无数个纪元前留下的气息在弥漫,就足以斩杀一切窥探者了。     若是没有石罐,他多半直接被抹杀了。     甚至,他怀疑,即便是真仙来到这个地方,也没有丝毫悬念,迅速被抹去痕迹,死无葬身之地!     “当年发生了什么,冲突因何而起,谁杀了花粉真路尽头的至高生物——神秘女子,究竟是谁?!”     楚风心中悬着疑问,迫切想知道,那个级数的无敌生灵都会横死,这就有些可怕了。     很容易让人相信,这女子应该是花粉真路最高成就者!     这条路源头的女子出了问题,所以,从她身上辐射相关的符文,以及可怕的诅咒,还有不可理解的道则碎片等,污染了整条路上的人。     以至于,所有后来者都病了!     若是由此推想,源头出事殃及整条路,那么堕落仙王族呢,谁出事了?不能多想啊,实在太恐怖了!     楚风抚过双眼,灵与肉身共鸣,让流血的双眼缓解了几许痛感。     他想看清那女子后方的所有真相,究竟是谁在厮杀?     他的眼睛再次流血,宛若血泪,划过脸颊,殷红而吓人,眼睛如同布满蛛网,全是可怕的裂痕。     终究是没看到人,或许,不见更好!     毕竟,死去的女子都如此可怕了,若是看到至高领域中的活着的生物,或许会引发不可预测之变。     楚风突然心中悸动,开始关注向几口古棺。     “棺椁很特别,是那个级数的生灵殒落后的停尸之所吗?!”     “还是说,几口棺椁内另有乾坤,隐藏着更为可怕的不为人知的秘密?”     因为,连那女子死后都是倒在血泊中,并没有躺在棺内,是太匆匆,还是说身份欠缺,亦或是她为后来者倒在这里?     “是否有可能,女子走到这里后,因为几口棺而倒下去,与之有关?!”     这种事还真没法细究,太过骇人,楚风强烈渴求变强,直至有资格杀过去,探究清楚这一切。     不然的话,他心中不宁。     他真的很想追索出终极真相。     楚风发现,目光转注向棺椁后,感觉到了无边的恐怖气息,似乎可以瞬间席卷古今苍茫宇宙,像是要立刻灭掉诸天!     他迅速转头,不敢看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甚至觉察到,石罐有异动。     它在轻颤,似乎极为忌惮。     可是最后他没忍住,再次关注,刹那心中大骇,怎么回事?它竟也在那里?!     早先不曾注意,现在,他终于看清了,有口棺应该见到过。     他头皮发麻,意识到,今日在这里觉察到部分惊人而恐怖的真相。     几口棺当中,有一口青铜棺!     它与另外几口一样,都沾染着无穷的岁月气息,应该驻世不知道多少个纪元了,漫长光阴逝去,无法考证。     由于隔着天堑,太远,加之那片地带有些模糊,楚风的双目淌血,所以早先没有看真切。     “我要看个仔细,它怎么在那里?”     楚风心中剧颤,绝不会认错,就是那口棺,它被打开了,棺盖斜滑落在旁,而且不止一个棺盖。     因为,它共有三层!     “是它,不会认错!”     楚风心中涌起滔天波澜。     九号口中的那位,当初离开时,据传,就是坐着当中最内层的棺离去的,横渡染血的诸世,就此人间不见。     还有,狗皇、腐尸口中的那位天帝,也曾带走一口棺,甚至有段岁月曾在躺在棺中,生死不知。     由此可见,这口铜棺神秘而重要,不仅来头大到无边,而且在后来的漫长岁月中,涉及到的人,亦都了不得,皆为盖世强者。     “棺有三重,相传,代表的意义大到无边,有可能影响过去,关乎当世,辐射未来!”     楚风自语,他怎能不动容,不震撼?这只是他从狗皇、九道一等人那里了解到的部分秘密,想不到在此见到其古代时的踪影。     他确信,这条路尽头发生的事,应该过去不知道多少个纪元了,那个时候天帝等应该还没有崛起呢。     强如天帝等,甚至是九道一口中的那位,都远远没有这口铜棺古老,没有人知道这究竟是谁的棺椁!     而楚风现在,有可能接触到那个时代不为人知的秘密!     是谁,究竟是谁的棺,追溯到过去的话,那当中葬着是什么人。     砰!     楚风的左内眼符文一闪,直接毁了,接着血花溅起,哪怕是火眼金睛也承受不住,盯着几口棺看时,左眼已然自灭。     他不甘心,还在继续,要看个透彻。     结果,另外一只眼上所有的裂痕也在迅速放大,火眼金睛的符文破开,人王血四溅。     这还是因为有石罐庇护,结果,他还是落到这步田地,可想而知,天堑对岸的昏暗之地多么的恐怖。     若是没有石罐发光,以浓郁的金色符文裹住他的躯体,纵然堕落真仙等来了也要瞬灭!     楚风没有退,他还在坚持,以“灵”来观,霎时间,他的肉身也被侵蚀了,如同要气化般不见。     “看到了,那是世外吗?那是什么地方?不可揣度!”     楚风倒吸冷气,他看到的景象,让他整个人都要直接消散了。     连石罐都要庇护不住了吗?     这一刻,石罐轰鸣,竟有了前所未有的异动。     它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近乎焚烧着金色符文,覆盖楚风,守住了他。     然后,楚风看到——那片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