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519章 心之所在,深渊所在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519章 心之所在,深渊所在

    “一株开三花,原本是一家,我等从未忘记出身究竟是谁,可却总被故土误,最是可悲。”     阳间界壁被击穿处,那个生物竟无比感伤,充满了惆怅,让人感受到一种非常凄凉的境况。     阳间各地,各教的生灵都很吃惊,就是一些老怪物都在蹙眉。     关于堕落仙王族,九成以上的大族都不了解,但是像周族、黎族、道族等,自然知晓其根脚,他们的确曾是同类。     甚至可以说,仙族曾经极尽璀璨,辉煌耀万古,其源头可追溯到天帝,曾为正统!     可是,他们被污染了,全面变异,肉身腐烂,而后彻底堕落,走向无边的深渊,自从成为了敌人!     现在,他们中的堕落强者,居然有人这样开口,感伤身世,很悲凉的样子,实在让人惊疑不定。     “叹,千秋后谁知吾族,是否还有人追忆,记得吾等,本是同根同源,今世却相互残杀。”     “如今,吾族有些人真的觉醒了,甚至产生抗体,不少族人都在回归,彻悟前世今生,堕落仙王族这个充满血与罪的名字,让我等心如刀绞。”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堕落仙王族觉醒,真的彻悟了?     “当然,这世间有光就有暗,便是十日横空也不可能照耀到每一个角落,有些族人坠入深渊很远,回不来了。可我等这些人却不想再与阳间征伐。”     随着那个生物诉说,人们知道了一些情况。     堕落仙王族分化,有人愿与阳间和解,不再为敌。     而有些堕落真仙则更进一步坠入更可怖的深渊,再也无法回头,执意要战。     尤其是这一次,诸天大一统,死中求活,走极端的堕落生物忍不住了,要死磕阳间,覆灭此界。     “来就来,谁怕谁,当年各家谁没杀过真仙?但凡有点名气的,想要崛起的怪物,都要去杀一头,不然都没脸见人!”     黎族的老头子叫道,那可真是一点都不怕。     阳间各地,许多进化者都发呆,那是什么样的变态年代?各族强者皆好战,以杀真仙为荣!     许多人愕然,被惊的不轻,阳间那段失落的过去竟这么强势吗?堕落仙王族被视为猎物,以头来论。     界壁那里,那个生物叹道:“我们愿再战,尤其是现在的大势,死中求活,争一线生机,我们何苦内耗?”     黎族老者道:“我没说你,我是在说彻底堕入深渊,无法回头的生物,让他们尽管来,老夫也想效仿先祖,杀几头!”     “黎老头闭嘴,噤声!”     连阳间一些老怪物都看不下去了,让他不要再说了,现阶段能不打没人愿意死磕,那样会流血死很生灵。     界壁处,那个生物很模糊,但是可以看到是人形的,他再次开口了,道:“我希望,就此止戈,同源的你我再无血与乱!”     “你所说,可为真?!”     佛族的一位老者忍不住了,白眉很长,身体在虚空中显照,如同古老的佛陀从远古走来,周身都是符文,与万道共鸣!     究极生物!     佛族,果然底蕴厚的骇人,现阶段直接有究极层次的生灵复苏,与堕落仙王族的人对话。     “自然是真!”界壁处,那个生灵开口。     不过,他又低语:“不过,有些问题需要解决,吾族部分真仙永堕深渊,再无复苏日,需镇压。”     “嗯?!”     这种说法让阳间各大强族都惊讶,堕落仙王族要引强援去杀另一部真仙?!     居然引阳间强者出手,去对付堕入深渊中的族人,这当真是彻底那部分真仙决裂了吗?     阳间各族,有不少强者都大喜,消弱堕落仙王族,那绝对是正确的,是大势。     “如何镇压?!”佛族老者开口,他功参造化,身前背后都是特殊的金色符号,构建成一张铺天盖地的袈裟。     此袈裟轻轻抖动,仿佛可以镇压八荒!     “当入深渊!”界壁处的生物在迷雾中开口。     阳间各地,许多人顿时变色,这还算是诚意吗?     如果阳间的究极强者进入堕落仙族所在的区域,还有什么活命的保障,这多半就是去送死。     何意,这是在戏耍阳间的进化者吗?     各族的生灵此时都沉默,神色难看。     “我所说皆为真,请看,深渊加吾身!”在界壁那里,大窟窿近前,轰的一声,雾气炸开,一下子明朗起来。     那个生物,人形,带着仙道气息,但也有如深渊般的魔性,很矛盾的个体,看起来是个中年男子,但是却让人感觉到无比古老,像是与天地共存无穷岁月了。     他最起码是个堕落真仙!     突然,变故出现,在他的背后,浮现一个深渊!     同时,他的身体裂开了,从他的血肉中挣脱出一到模糊的身影,黑暗,不祥,由符文组成,与那深渊交融。     这一场面很可怖,他到底是什么状况?     他的身体在流血,像是被立劈为两片了,从当中挣脱出的部分符文身影与那黑色的深渊凝结为一体。     而他的肉身即便裂开了,却也活着,不曾死去,还在开口说话。     “看到了吗,这就是深渊,帮我镇压!”     这像是蚕变,但却又不同,一个蚕茧,孵化出两个生物,一个在裂开的肉身中,一个融入背后的深渊。     那茧,或者说那肉身,在不断的流血,看起来非常的可怖。     阳间,所有强者都惊悚,被镇住了。     这个生物的状况让人感觉妖邪!     “这就是你说的,无心与我等为敌?”黎族的老者又忍不住了,火气上涌,道:“这分明就是在叫阵,挑衅,如果想开战,不如直接一点!”     一些人感同身受,觉得被戏耍了,到头来还是要与这个生物对决。     “不,我真的觉醒了,复苏了前世的种种,但是,却有深渊加身,所以请阳间高手镇压!”身体几乎列为两半的堕落强者开口。     “呵呵……”在他的背后,深渊中传来冷笑声,那个由符文组成,模糊不清的身影,有可怕的魔性,让阳间许多进化者听到后,头疼欲裂,像是被诅咒了。     这相当的诡异,一体孕两个生灵?     人们吃惊,有不解,也有迷惑,还有怀疑。     真的如他所说那般,需要人镇压与他相连的深渊吗?     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根本不相信,认为堕落仙王族轻慢阳间,故意这样作态,实则是羞辱所有进化者。     也有人怀疑,或许这个堕落强者所言非虚,他的确一体两面,他忆起前世,但在他的血肉中也有一个堕入深渊的黑暗强者。     “你该不会告诉我们,所谓的堕落仙王族有部分人觉醒了,都如你这般吧?”佛族的那位究极生灵开口。     “的确如此!”那个生物没有掩饰,这样回答。     “那还说什么,战吧!”阳间的究极生灵忍不住了,越发觉得堕落仙王族欺人太甚。     “请听我说,吾真的怀着诚意,请你等来镇压,杀了他,我自然便与你等站在一起,而今吾被深渊禁锢,时常不自由!”     那个生物说的很认真,不过其肉身裂为两半,血淋淋,看起来相当的狰狞与可怕,让人不寒而栗。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竟能如此?     一时间,阳间许多人都心中没底。     “心之所在,深渊所在,当诛心才行!”阳间,有人开口了。     “我去镇压!”     佛族的强者动身,径直赶了过去,要一会堕落仙王族的这个生物。     天下大震!     因为,那可是一头堕落真仙,强大的不可想象,佛族的究极生灵能够对付的了吗?     “时隔多年,大邪灵终于又出现了,没什么可说的,杀之!”阳间,有些地方,有古老的生灵低语。     佛族的那位强者,动作很快,一步迈开后山河倒转,横渡天地,贯穿无尽的虚空,来到了界壁那里。     “来吧,杀我真身,填平堕落深渊!”那个生物开口。     他那两半血肉之躯发出光华,居然有铁链在响,仔细看,他被锁住了,裂开的身子被束缚在深渊前。     而深渊中,那个由符文组成的模糊身体在笑,牙齿很白,可是却又给人惊悚的感觉,他周身都是符号,在低语,一时间让阳间各地无数进化者都再次头痛欲裂,在被堕落真仙无差别攻击。     还好,佛族的强者到了,一张袈裟向前覆盖过去,挡住所有黑暗道纹,镇压这个生物。     刹那,低语声消失,侵蚀众多进化者的可怕波动溃散。     袈裟由金色的符号构建而成,覆盖在深渊上,神圣光辉普照,像是在净化一切。     “居然就这样开战了!”     阳间,周族的殿宇中,老古叹道,没有想到今天会发展到这一步。     楚风也动容,局势变化之快超乎想象,堕落仙王族来了,一体两面,引发阳间究极生灵出手。     轰!     一道刺目的光华绽放,那袈裟居然瞬间燃烧,而后成为了灰烬,被一股黑色的火焰焚毁了。     这超乎人们的预料,居然才一交手就有了结果?     接着,那口深渊冒出熊熊火焰,漆黑无比,诡异而慑人,将那佛族的究极强者直接吞噬了进去了。     佛族强者一声低吼,但是,却没有挣脱出来,周身被黑火淹没,沉入深渊,转眼就不见了。     阳间失声!     那可是究竟生物,古来难得一见的绝世强者,居然才交手就败亡了?!     天地暗下来了,日月星都不见了,阳间一片灰暗,一个究极生灵居然直接就被吞了,那堕落真仙何等的可怕?     甚至,许多人心头震动,怀疑那还是堕落真仙吗?该不会是一尊堕落仙王吧!     正在这时,天穹上的大窟窿渐渐闭合,混沌锏、万劫镜、轮回灯这三件器物全部隐去。     祭地也在这时不见了,就此消失!     一道声音在远去,在消散:“死中求活,一线生机。”     主祭者与那三件器物背后的生物同时退走!     眼下,一片昏暗,似乎所有的事情都赶在一起。     人们看不清方向,连究极生灵都感觉迷茫,心有恐惧,接下来该如何?     “心之所在,深渊所在,请来诛杀!”界壁那里,堕落强者再次开口。     但是,阳间各地,各族强者都谨慎了,神色凝重。     谁能杀他?佛族的高手已经很强了,可是,一眨眼就被吞掉,让人觉得要窒息了。     “我黎族无惧!”黎族的老怪物怒了,早先时也属他脾气最差。     不过,这时,雍州方向腾起大片的光雨,有一人先动了。     “羽皇?!”有人惊呼。     此刻,即便身在周族,楚风的脸色也不禁变了,透过周族的一面晶壁墙,看着那光雨中的强大身影。     楚风自然知道那个人,疑似秦珞音前世所喜欢的人。     他竟是究极强者了?楚风动容,一直以为他是准究极层次的生物,没有想到,这个在武疯子与黎龘之后崛起的强者,已经站上阳间最高峰。     难怪当初在三方战场大战时,他迅速击溃南部瞻州的霸主,气吞山河,要统一阳间。     此时,阳间一座山峰上,一个丰姿绝世的女子眺望天宇,看到了凌空横渡而去的至强羽皇。     她正是秦珞音,今天发生这种大事件,身在阳间,她自然有所感应。     “羽皇能够击杀堕落仙王族的强者吗?!”阳间一些地方,有人在低语。     “不能杀的话,怎么统一阳间?他可是立志要做天帝的人!”有老怪物开口。     但也有人摇头,道:“羽皇至强,自然无需多说,但是,雍州一脉要统一阳间,不见得是羽皇最终称尊,这一脉的水很深!”     羽皇出行,神芒亿万缕,光雨洒落,神圣无匹,照亮大半个苍穹,真的像是羽化飞仙般,普照世间。     他贯穿混沌,向着界壁那里赶去。     老古忍不住了,道:“今天,原本是你我兄弟绽放光芒的日子,没有想到出了这等大事,我感觉风头全被人抢光了。”     老古不服,在那里又道:“我们是不是要干件大事儿?!”     楚风无言,相对来说很沉稳。     他连魂河都闯过了,虽然世间不知其威,但是,他相当的有底气。     不过,不知道为何,这时他也有些心中不宁了。     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要剧变吗?楚风在严重怀疑。     “不对劲儿,什么状况,我总觉得要出事儿,关乎甚大!”怪龙开口,满脸凝重与惊惧之色,甚至,他都有些头皮发麻了。     老古亦霍的抬头,他觉得头皮要炸裂了,到底要出现何等变故?!     甚至,周族的一些老怪物也惊悚,心中强烈不安。     此际,羽皇赶到界壁那里,亿万光雨飞洒,神圣到了极致,他很强势,脚下踏着璀璨的大道符文,宛若天帝降世!     轰!     没有任何话语,他单手向着深渊中压落过去,覆盖了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