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495章 牵连甚深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495章 牵连甚深

    混沌蒸腾,在雾霭上,漂浮着未名之地,在虚与实之间轮转,殿宇矗立,高大宏伟。     殿中,灰眸女子身段高挑,现在胸口剧烈起伏,双目冷厉无比,让原本白皙而绝美的面孔多了一种难以言说的野性。     她割裂出去的一缕分身居然被攻击,连带着她的胸口都像是挨了一拳,这让她难以置信。     宿主,怎么能反噬?     无数个纪元过去,足以证明,但凡体内被种下印记,这些宿主不是死去,就是沦为仆从,根本反抗不了他们。     现在,她的分身出问题了?     一瞬间,她就要出动,要亲自赶过去,击毙那个脱离掌控,表现异常的宿主。     多年过去,她早已不是一团灰雾状态,凝练了在漫长岁月在异域积淀下的道基,全部吸收后,她足够的强大。     再者说,灰雾一出,谁能抵挡?     世间万物,各族生灵,但凡触及,都要被侵蚀,或成为血与骨,或沦为仆从。     罕有人可以逃过,最终都要匍伏在她的脚下。     然而,在她将要迈脚步时,有人伸手,请她在殿宇中落座,洽谈这一纪的各项事宜。     “灰色纪元到了,这是灰主的时代,但是我等也不得不防,若有意外,便可以由黑暗纪元回归,亦或是白煞时代提前来临……”     “不会有那些意外,灰色纪元到来,主祭者回归,谁与相抗?”灰眸女子冷淡的回应。     “我等所知不多,但却明白,大祭意义关乎甚大,影响古今未来,比之上苍之上的存续与生死之事还要重要十倍、百倍,绝不容有失!”     殿宇中,又出现一道模糊的身影,多了一种不祥物质在弥漫,他在强调,无比的严肃。     在场的生物皆沉默,也都郑重无比,没有人敢有丝毫的轻慢与大意。     虽然他们不知道大祭的真相,但是却知道,每一纪元都会有一次,隆重而正式,其意义重大无比。     若非如此,怎么会有主祭者回归?那种级数的生物,对于诸天内来说,强到不可描述,不可思议,早已超脱。     “哪怕我等的源头被灭,诸天生灵口中的不祥倾覆,诡异种族就此不存,也要确保大祭顺利进行,什么都不及它重要!”     砰!     灰眸女子手捂胸口,自座位上霍的起身,隆起的胸部起伏越发的剧烈,她那冷漠而莹白的面孔的非常冷冽,瞳孔慑人。     真是岂有此理!     在她的眼底深处,是无边的杀意,有宇宙覆灭的可怕景象,星骸无数,犹若尘埃般遍布在破碎的灰暗天地间。     那个宿主在攻击她的分身?不可饶恕,难以忍受!     “你怎么了?”有生物诧异,露出异样的神色。     回眸女子冷漠,没有说话。     她不想告诉这几个生物真相,不然的话,他们本就在觊觎这次的灰色纪元,想取而代之,现在若是发现,她连宿主都掌控不了,自会生出些许变数,尽管影响不了大局。     ……     这一切自然都与楚风有关。     楚风接连数次,将灰雾中的生灵给锤爆,击穿其躯。     “小灰灰,过来!”     当听到这种称呼,灰雾中的生灵简直恨死他了,这么狗血的称呼,居然落在它的头上。     竟敢这么喊它,怎么听都是在叫宠物。     它的胸口剧痛,实在可恶,竟被宿主攻击,而它居然抵挡不住,过去从未有过这种挫败记录。     嗡!     在它眼神冰冷,在想办法时,那个男子张开大手,五指间金色符号密布,莹莹灿灿,一把将它捞在手中,并禁锢了。     什么符文?它瞳孔收缩,居然可以让诡异本源凝固,无法侵蚀那只大手一丝一毫,这就有些可怕了。     这是石罐上浮现过的金色纹络,楚风叹息,他与那罐子斩不断,彼此间牵连太深。     嗖!     下一刻,楚风带着它瞬移,横渡数百里,霎时间来到一座现代文明城市的附近,那里灯火通明。     楚风以强大的神识搜寻,很快,在郊外一株老树下找到石罐,就在乱石间,在这个躁动的夜晚,它平凡普通,没有任何出奇之处。     他神色复杂,到头来还是捡了回来,没办法,这东西与他难以割裂,短时间内还真的离不开它。     他自然明白,灰色生灵找上门来,一定是因为失去石罐后,不再蒙蔽天机,他行踪泄露所导致的。     灰色纪元到来,大祭要开始了!     这个时代,灰色生灵一族将是主角!     现在只出个可侵蚀天尊级的灰色生物,而且它还只是分身。     若是这次解决掉它,其真身说不定就会亲临,甚至有更厉害的生物赶来。     这一切,都将会是大患。     终究还是需要石罐遮蔽天机,掩盖他的行踪。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真香定律?     当想到这些,楚风恼羞成怒,揪着灰色生物,开始殴打。     现在,他已经看清,这灰雾中有个一尺来高的小人,很美,若是正常人那么高,称得上婀娜秀丽,仙姿动人。     只是,一双眼睛是灰色的,太凶,正恶狠狠地盯着他。     “看什么看,没见过丰神如玉的美少年吗?”楚风边说边穿衣服,早先身上的衣衫早已成灰烬,在雷劫中破灭。     现在,他的血肉重塑完毕,晶莹透亮,透发着浓郁的生机,满头乌黑的发丝也长了出来,面孔俊秀,眼神清澈,不仅恢复,还胜从前!     无论是肉身还是魂光都强大的惊人,楚风觉得,他一只手下去,能捏死无上生物!     当然,他不会迷失在这种错觉中。     然后,灰色生物愤怒了,简直要疯了。     因为,楚风像是摸狗头似的,一只手拎着她,另一只手则在又拍又揉她的头。     真当我是宠物,是一只狗子吗?灰色生物怨愤地想大吼。     与此同时,未名之地,各种不祥物质弥漫的殿宇中,灰眸女子再次霍的起身,身体微微颤抖,尤其是头部那里,让她被受刺激,头皮都在发麻,感觉忍无可忍。     她与分身间的关系很复杂,难以割裂开,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有人在撸她的头!     这是什么状况,灰眸女子简直要疯了!     她是谁?灰色源头的使者。     她是什么身份?天选之人!     而现在有人在羞辱她!     最为关键的是,坐标地不显,早已朦胧,而后更是彻底模糊下去,根本无法定位。     她能感受到,那个人在横渡,飞快离开原地,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这就糟糕透顶了。     现在,分身落入宿主手里,任由其捏拿,竟无力反抗。     下一刻,她寒毛倒竖,因为觉得,晶莹秀丽的耳朵被人捏住了,正在用力拉扯,这简直……不可想象。     这么多个纪元,有哪个使者遭受过这种折辱?     她,正在经历!     这可是灰色纪元,属于她们的时代,而宿主却反客为主,正在调理与教育她!     旁边,有生物露出异色,觉得灰眸女子表现怪异,为何会坐立不安?     事实上,这个时候,楚风正在横渡天地,利用场域手段,一走就是数十州,远离明州。     在此过程中,他不断逼供,将灰色生物当成阶下囚,起初看她还算精致,手段相对还温和,提着她的耳朵,让它讲述所有因果。     然而,这灰色生物根本不配合。     “你是不是真想化身为狗皇?我成全你!”     楚风没什么手软的,一拳轰了过去,将它击穿,其身体几乎断为两截,但是这种诡异生物的生命力太强,灰雾不散尽,它便不死。     这缩小版的婀娜身体,迅速凝聚,重新组合在一起,再次出现,其眼神凶戾,死死地盯着他。     楚风冷笑,将它禁锢在那里,拍了拍她的头,道:“落在我的手中,你还妄想反噬?”     然后,他体内的灰色小磨盘转动了起来,一缕又一缕灰色物质没入他的皮肤中,沿着毛孔进入身体。     “你到底怎么做到的?”灰色生物真的震惊了,亲眼目睹,这家伙又一次炼化其本源,壮大自身。     “舒畅!”楚风感叹,他在汲取灰色物质,体内的小磨盘越发的真实,都要熔炼为实物了,缓缓转动。     隐约间,仿佛看到它似存在无数个纪元那么久远了,磨盘碾碎万物,净化一切本源,在那里慢慢地转动。     霎时间,楚风像是望穿虚空,看到了轮回路上的景象,好似见到光明死城中那个巨大而粗糙的石磨盘。     “没我的完整!”     楚风轻语,那个磨盘上只有一行金色的字符,而他的灰色小磨盘上则被他刻上了很多,照抄石罐上所有金色符号,融入其内。     “你!”     灰色生物惊悚,自身的本源少了四成,这个古怪的宿主太可怖,以不祥物质为食吗?     天空中,明月高挂,银辉洒落在山林间,洁白而宁静。     楚风坐在山峰最高处的大青石上,轻微吐了一口气,结果还有电光交织呢,天劫之力未彻底散尽。     他现在的肉身还有魂光依旧在被天劫留下的特殊符文以及雷光所滋养,还在消化好处呢。     “莫名被雷劈,然后,你这小东西又登门,这是想索魂吗?我打不死你!”     楚风憋着一口气呢,不久前心态失衡,都想去归隐了,结果直接被天雷劈了个半死,又遭灰色生物索命。     砰砰砰!     没什么可说的,再打一顿,出完恶气再说。     “贼老天,你没事儿劈我做什么?我招你惹你了,谁定的破规矩,不就是进化吗,还要被天打雷轰,可恨!”     灰色生灵愤怒,怨恨,到最后有点绝望了,很想说,你混蛋,你被雷劈,你遭天打雷轰,为什么打我?你去打雷啊!     你去打天劫啊?凭什么拿我撒气!     这一刻,灰色生灵真要疯了,被打的鼻青脸肿,身体破烂,多次洞穿,甚至被打的身体四分五裂。     “我叫你劈我,我让你没事儿用雷霆轰人,我早晚有一天拎着闪电去劈你!”楚风愤愤,然后,下手更起劲儿了。     灰色生物受不了,在痛苦中都要嗷嗷叫了,什么形象,什么自负与傲气,现在被打散的差不多了。     “住手,宿主,你要明白自己的命运,这样辱我,将来会永堕灰暗!”     “还敢犟嘴?”     楚风再次下手,将它打的破碎,并且直接吸收其六七成本源物质,再这么下去,肯定要磨灭了。     “不交代大祭什么情况是吧,行,我留着你,以后一天打你十顿,没事儿就炼化你,有事儿更要殴打你!”     灰色生物听到后直接闭嘴,忍受着剧痛,什么话都不想说了,这宿主太可怖,也太混账了,还不如直接杀死它呢。     这算是拿它当出气筒了,要慢慢拾掇它。     此时,混沌雾霭上,未知之地,那灰眸女子眼底深处是无尽的冰寒,她强忍着,坐在那里不动,她清楚的知道,自己被殴打了,正在被人暴揍,奇耻大辱,不可想象!     她的尊严,她的使者荣耀,她的显赫地位等,都受到了冲击,在被人颠覆,居然被人拎着打,让她真身感受清晰。     她愤怒,同时也心累,宿主为什么不杀死那缕化身,就此一了百了算了,这是打算长期留着出气吗?     当想到这一可能,她不寒而栗。     灰色纪元到来,她身为使者,该族是这个时代的主角,她怎么能够长期被人这样折辱呢?     两者若是纠缠不断,那种局面让她强烈不安!     最终,楚风打够了,强行将灰色生灵揉搓成一只狗的形态,那模样,分明就是狗皇!     “你有个哥叫大狗皇,以后你就叫小狗皇吧。”     灰色生物心态差点炸裂,这个宿主当诛,太可恨了,这是人干的事吗?它简直要癫狂。     域外,铜棺中,狗皇眼神闪烁,总觉得有什么状况,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汪,别让我知道是谁,不然,本皇咬残你!”狗皇恶狠狠地叫道。     铜棺横渡,带着他们不知道驶向何方。     ……     阳间,皎洁的月光下,山峰上很幽静。     “我真的想回家啊,做个普通人也好,厌倦了征战,厮杀,可是……我现在回不去了。”     楚风叹气,平静下来后仰望明月,一只手无意识的摸灰色的狗头。     他想回到过去,真的有些厌倦现在的生活了。     回首往昔,平平淡淡才是真,如果可以选择,谁愿成天活在刀光剑影中,沐浴鲜血,踏过尸山骨海,到处血淋淋,谁愿经受?     找个喜欢的姑娘,结婚生子,退出这一切光怪陆离、犹若梦幻一场的神魔世界,可是,还能回头吗?     现在,他要回到地球,很有可能就要被那让地球文明陷入轮回更迭中的终极黑手盯上,自投罗网。     楚风叹气,他回不去了。     他担心,主导地球文明轮回的那个终极黑手,会进一步将他当成特殊的试验体。     “他到底是什么人,究竟有多强?!”     这是楚风很关心的问题。     如果说,在生出归隐念头时,他还有动力变强,也是因为想活下去,防备那个未明的终极黑手。     “能活到那个时候吗,等我足够强,去地球摸你的狗头!”楚风怨念无边,他真的想有一天足够强,可以直面那个黑手,可以从容的回到地球。     然后,他手中的灰色小狗就恼了,真成出气筒了,有事没事儿都要被撸,都要挨揍,太欺负人了。     “我的父母,我的故友,都投生在阳间,我还能去哪里,要找到他们才行。”     楚风叹息,开始砸狗头,灰色生物嗷嗷直叫,疼的眼泪都要滚落出来了。     灰色生物也看出来了,这主正烦躁呢,很不爽,所以,它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遇上这么个怪物。     到底谁是诡异,谁是不祥的生灵,这个宿主完全无惧它,可以反过来汲取的它的本源符文与能量。     还有天理吗?灰狗仰头望天,泪眼婆娑。     楚风顿时瞪眼,道:“你什么眼神,装什么深沉,看什么天,你看着我,走几步,叫几声,快点,说你呢,狗子!”     “嗷!”     灰狗戾气滔天,灰色大雾澎湃,无法忍受,它这样凶残的生灵,主祭者的后裔,居然真被人当成狗子了。     这让它情何以堪?     它要拼命了!     结果,楚风一顿狠拍后,直接将它塞罐子里去了,放逐与禁锢。     混沌中,未知之地,灰眸女子终于长出一口气,刚才对于她来说简直是噩梦,每一分钟都是煎熬,被人抚摸头,被人殴打,被人亵渎,太不堪了,实在让她要发疯了。     “我早晚有一天会找到你!”她暗自发狠。     这时,许多人的面孔一一浮现在楚风的心头,父母转生在哪里,今世还有重逢日吗?     小道士,居然是腐尸的魂光分身,这死孩子,怪不得欠打,原来根子上就坏了!     想到小道士,他自然又思及秦珞音,这个孩子她娘,已经很绝情地割裂过往,表示与他不再有交集。     为了共同的孩子,楚风已经尽力去沟通,但是,对方很决绝,既然如此,他也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从此再也不会去挽留什么。     楚风轻吐一口气,他又想到前女友林诺依,她来到阳间了,后来到底去了何方,要去何地征战?     这女人也是个迷,在那轮回路的尽头,在那座神秘的古殿中,居然有其印记,在极其古老的年代就曾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老驴成才子了,曾在三方战场现身,而东大虎更是找到了,黄牛呢,欧阳风在哪里?还有许多人都未见。     随后,他想到了银发小萝莉映晓晓,这孩子都长大了,时间过的真快。     少女曦最近怎样了?他要去见一见!     妖妖,当想到这个名字,楚风一阵心痛,她坠入黑暗大渊,此生还能相见吗?     “还是不够强啊,我要是有天帝之威,即便有终极黑手在小阴间又如何?我一样敢回去!”楚风发现,一晚上都在叹气了。     总的来说,他实力还是不够。     便是想归隐,现在的实力都有些危险。     “走了,去三方战场,为羽尚天尊送魂药,为他续命!”楚风轻语。     那是妖妖的祖上,曾在三方战场多次庇护他,现在他从魂光洞那里采摘到大药了,终于可以救他。     “嗯?”     楚风心头一动,感觉到了山脉深处忽然传来的异动。     他身影一闪,从山头上消失,进入群山中,盯着某一片天空,那里要出现天劫了,有人要渡劫!     看来那个生物不弱,不然进化即便成功也不会出现天劫。     楚风现在对天劫最敏感,因为,他刚被劈过。     某一处山腹破开了,有个胸厚背阔的的老者出关,头部锃亮,没有多少发丝,张口呼啸,气势不凡。     “盘古开天地,钧驮镇人间,修道三千年,吾立神道巅!”     他出来就吐气出声,相当的快意。     楚风发呆,这是谁?小阴间的……古圣钧驮!     曾经有一段时间,他都以钧驮蛋来取代乌龟王八蛋骂对手,想不到啊,时隔多年,在阳间又见到这老家伙了。     当年,钧驮果然进入阳间!     “在阳间十几年而已,吾便立身神级领域!”这老家伙,现在意气风发,自信满满。     然后,天劫到来,很凶猛,钧驮开始渡劫。     看着这个曾经与地球进化者为敌的老龟,楚风眯着眼睛,他一下子想到了很多,当年小阴间各族都被波及,许多人最后都进入了阳间。     其中,就有妖妖当年的未婚夫——星空下第三等人。     现在看来,“阴间种”的确不凡,得到两个世界的滋养,在阳间被眷顾后,修行速度会加快。     当然,主要也是这些人都很不简单,昔日受压于小阴间宇宙,法则不全,大道有缺,不然这批人早该晋阶了。     此外,他们积淀了数千年,现在挣脱束缚,自然可以快速进化。     甚至,楚风怀疑,有些从小阴间过来的老妖孽,现在或许有个别人成为天尊级生灵了。     毕竟那些人是一个宇宙的积累,现在大道补全后,有些老妖孽说不定真的会有大机缘。     不久后,钧驮渡劫成功,换上一套衣服后,昂首而立,很是自信。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少年,站在月光下,正在对着他笑,露出一嘴雪白而灿烂的牙齿。     “你是……那个……人贩子?!”     钧驮吓了一大跳,怎么突然遇上这个昔日的妖孽?     不过,他并不害怕,相反露出冷笑,他现在是何等的境界,能一巴掌拍死对方吧?     楚风有些发呆,又一位故人喊他人贩子,还真是恍若一梦,犹若昨日再现。     轰!     钧驮现在成为神级生物了,刚要散发威压,结果他惊恐的发现,那少年张开一只大手,一把将他攥住了。     “等会儿,住手,老朽有话说!”他吓毛了,这人贩子,这个小魔头,怎么会越来越变态了,抬手就能捏死他?!     嗡!     就在这时,天穹裂开了,在剧烈颤抖,有灰雾倾泻而下!     “这是提前开启了,新一纪元到来,大祭马上就要开始了!?”有人震惊,彻底呆住了,这意味着末日到来。     混沌中,未知之地,灰眸女子等人也都骇然,全部站起身,迅速冲出殿宇外,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主祭者大人……怒了,被人冒犯了尊严,他现在要收割祭品,直接大祭!”     有人颤声道,居然直接越过许多步骤,现在就要开始了吗?     灰雾倾泻,天上出现一个大窟窿,从那里不断流淌下来灰色大雾!     下一刻,黑血、白煞等不祥物质,也都出现,自那天穹上的大窟窿中落下,配合灰色大雾覆盖下来。     甚至,人们看到,在也不知道多少亿万里地之外,有一片古地莫名浮现,像是在接引着谁归来!     那是祭地,它要出来了吗?     它仿佛跨过一个又一个纪元,要进入诸天间!     并且,它提供坐标,要接引主祭者。     恍惚间,像是有一道身影在快速接近!     “完了,我们都要死!”     “彻底结束了,诸天不复存,灰暗笼罩世间。”     许多强者,无数的进化者,都绝望了,感觉大祸临头,他们意识到,最后的时间到来,一切都将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