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489章 王不见王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489章 王不见王

    这是何等可怕的场景,主祭之地探出的枯骨大手居然被踩碎掉了,散落在虚空中!     须知,它才出现时,就让诸天坠落,让无上生物都在瑟瑟胆寒,忍不住要跪下去膜拜,威势无双!     现在,一双脚走来,蹚过时光长河,就这样将它踏裂,怎能不慑人?撼动了天上地下,所有强者都震撼。     无上生灵在逃,真的想跑了!     这还怎么打?他们付出巨大代价,从体内抽离出大部分的祭文,以血凝聚成符,召唤主祭之地。     结果,祭地中才有枯骨大手探出来发威,结果就这样被人阻击了!     “吼!”     一声沉闷的吼声传来,主祭之地内那个枯骨生物怒了,谁在挑衅?     谁在毁他手骨?这是在羞辱他吗?!     沉睡多年,守在主祭之地,看护这道门户,今天他被自己阵营的生灵唤醒,结果居然被人轻蔑的踩爆?     他的另一只大手探出,并且还有腐烂的羽翼,以及一颗狰狞的头颅,以及大片的骨刺,从那虚无中浮现,他要从通道中跨出来。     枯骨生物强到不可想象,它的气息出世后,有的大界受到冲击,要毁灭了,比如魂河所在世界在瓦解。     深渊宇宙在龟裂,连规则都在被磨灭!     这种景象太恐怖了,枯骨生物的战力等阶让人惊悚,实在强大的离谱,根本无法揣度。     它的真身要是出来,在世间走上一遭,诸天多半都要大损,万物都要被磨灭大半,进化者可能都会经历一场生死大劫。     那双脚再次动了,向着主祭之地走去,在后面的虚空中留下一行淡淡的金色脚印,它走向枯骨生物。     同时,在那后方,淡淡的金色脚印居然凝练了虚空,让天地稳固了,所有世界都不在颤栗,都安静下去。     他要入主祭之地,要对付枯骨生物。     此刻,混沌雾中的男子也动了,英姿伟岸,眸若闪电,拳印如洪炉,似苍天,不可匹敌,事实上他一直以来都无惧,敢与枯骨生物动手。     一声轰鸣,那口大鼎出现在他的头上,他一步迈出,顿时时光长河倒流,向前逼去。     在他的头顶上方,大鼎中垂落下丝丝缕缕的母气,每一条很慑人,蕴含无尽奥义,每一条都是一种大道链,超越诸天各界间的等级。     原始母气如帘,垂挂下来,让他的身体越发的模糊了,朦胧而威严,仿佛只身就可以镇压古今未来。     轰!     他径直踏向主祭之地,与此同时,面对那个枯骨生物时,直接轰出去了一拳!     这个地方,顿时被各种超越道祖物质的粒子淹没了,宛若上苍决堤,冲击古今,席卷时间沧海。     与此同时,那双脚已经进去了,踏裂入口,同时对枯骨生物踩下。     这片地带,彻底被混沌淹没了,被无上的能量粒子侵蚀了,什么都看不到了,一片虚无,一片朦胧与模糊,超脱诸天之外,外界人难以寻觅,无法定位。     最后关头,人们看到,那口青铜棺椁被送了出来,还有那棺材板轰鸣,铿锵作响,绽放无量霞光,盖在了铜棺上,严丝合缝。     砰!     铜棺飞了出来,落在魂河出口的必经之路上,像是在震慑着什么。     深渊下,几位无上都痛苦无比,因为,那种级数的交手虽然没有冲着他们来,但是有莫名的粒子冲击,虽然很稀薄,但还是严重影响到了他们。     他们想遁走,甚至,成功撕裂了界壁,开辟出通向外界的通道,可还是被波及了,有些人大口咳血,倒飞出去,坠落深渊下。     有些人身体破破烂烂,被腐蚀的很厉害,犹若被时光刀劈中数十万次,自身寿元都锐减一大截。     走不了!     主祭之地散发的莫名粒子,以及扩张出的恐怖波动,隔断了此地与外界的联系,将他们困在此地,无法脱离深渊宇宙。     “这……”     他们惊悚了!     几位无上生物的脸色都变了,预感到今天要出大事!     主祭者还未出现呢,还没有来,而那片地带没有人主持,只靠一个枯骨生物根本挡不住那两位。     枯骨生物会被抹杀!     这该怎么办?     主祭之地要失陷?当想到这个问题时,他们头皮发麻,简直不敢想象那种可怕的后果。     主祭者一旦知道,必然会发怒,天知道会有何等的恐怖的灾难降临,诸天都承受不住那位的怒火。     古往今来,还没有主祭者在开启大祭前,便失去祭地的事情发生呢!     若是失了祭地,会闹出笑话。     灰色纪元到来,那位灰色主祭者怎么可能会容忍这种耻辱?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几位无上生物根本阻止不了。     他们恨不得时间河流逆转,这一切都回到原点,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真的承受不起那种可怖的后果。     有人胆寒,有些恐惧,自然就有人兴奋与喜悦。     此时,魂河界地出口那里,狗皇美的鼻涕泡都要出来了,多年过去,它终于再次临近那口青铜棺椁。     就在不远处,铜棺横在那里,寂静不动,但却威慑住海量魂河大军,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不敢全面冲出来。     “汪,哈哈……”     狗皇很风骚,现在看不出老迈之态了。     它穿着自己的九色……战裤,一只大爪子叉着腰,一只大爪子在半空中一挥,道:“杀,灭了魂河!”     它意气风发,多少年了?足有一个纪元没有这般畅快了,而今天帝归来,终要再相见,它抖起来了。     铜棺中的帝者归来,还有什么可怕的?     “瞧你激动的那狗样子!”九道一揶揄。     他也很高兴,很振奋,亲眼目睹那双脚无恙,重新出现,并踩爆了主祭之地的枯骨生物,让他热血激荡,手持战矛,开始大杀四方!     对他这种大不敬的话语,狗皇难得的没有反击,依旧咧着大嘴傻笑。     现在,这里成为他们的主场,虽然是在魂河,可是看那些原生物成什么样子了,精气神都溃散了,想要逃离此界。     成片的魂河原生物惶恐不安,很想冲入阳间,离开身后的世界。     今日,他们真的绝望了,无比的惊悚,他们都看到了什么?无上生物惨败,主祭之地的枯骨守护者被人踩爆!     传说,不是他们这一阵营掌控天下,俯瞰古今吗?     可是现在,全都变了,没看到无上强者都在想逃走吗?     他们还有什么理由留下来镇守残破的魂河?今日一战,魂河被打穿,算是彻底破落,离灭亡也不远了。     不过,海量的魂河生物虽然骚动,但看到那口棺后,都很紧张,甚至瑟瑟发抖,许多生物不敢逾越。     唯有部分杀红眼睛,彻底不在意自身生死,只想疯狂到底的魂河生物不在乎了,杀了过去,想冲击阳间。     砰!     九道一挥动战矛,矛锋宛若数十轮大日腾空,洒落亿万缕光辉,是无比可怕的锋芒,将一些头领级别魂河生物洞穿,血溅虚空。     “还想逃走,吾师在此,谁敢逾越雷池半步?!”光头男子大喝,这个时候,他那光秃秃的头越发的锃亮了。     心情大好,不仅脸泛光彩,就是他那颗秃头也是如此!     “千变万化,一念花开,看本皇君临天下!”狗皇也杀到亢奋,忍不住一抖身体,这次不是狗毛乱飞,而是真的出现许多个它,杀了出去。     不过,很快它又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这种无上法不适合这么高调的施展,因为开创这门秘术并又完善到无敌层次的那位女帝,很不喜欢它乱叫唤施这种法。     如果说,狗皇还有什么害怕的人,非那位莫属!     只是,很多年没有见到她了。     至于其他,包括铜棺中那位天帝,没成长起来前,都曾经被狗皇追着屁股咬过许多年,天生不敬畏。     “哧!”     泰一发出神光,在魂河生物中大开杀戒,真正的血洗四方。     不过,最为惊人的还是黎龘那里,他是杀红了眼睛,这一次堂堂正正,打穿魂河,正面硬撼大军。     黎龘,有史前大黑手之称,不光是喜欢背后下手,他真正的实力也是深不可测的,不然何以有那么大的名气。     “看我一念君临天下,立地成仙君!”黎黑子杀到激动处,也开始乱吼了。     这让狗皇诧异的看了他几眼,总觉得这黑小子不是好东西,难道想偷学它的功法?     黎龘发飙,一刹那,竟真的分化出数十个自己,全都如同真身般,然后开始大杀四方。     这一刻,魂河生物哀嚎,纵然是强者也被成片的收割与放倒,根本挡不住狂躁状态中的黎黑子,在被横扫!     砰!     黎黑子打疯了,嚣张而霸道,数十个自己一起出击,有的拎着万母金印,与的持着铁棒,有的在挥舞雪亮的天刀,纵横劈斩,如同惊涛拍岸,无量神光绽放。     他所过之处,天塌地陷,打的四方敌人崩溃,魂河生物如同沙滩上的城堡,在能量浪花卷来时,刹那就坍塌,不复存在。     黎龘血液奔涌,情绪高涨,杀到兴奋与癫狂,不断向前推进。     然后……光头男子就痛叫了起来,怒视黎黑手,道:“你疯了,对谁下手呢,偷袭我后脑勺?!”     “对不住,看它锃亮,大道纹络交织,一时疏忽,没忍住……下了黑手。”黎龘赶紧解释。     不过,这解释怎么给人感觉,越描越怪呢?!     唯有与他同时代的几人,来自地下世界的那几位淡定不惊,但却在腹诽,这混蛋就喜欢下黑手,成习惯了!     几人瞬间就猜到,保准是黎黑子看到光头男子很强,正挡在前方,没忍住就习惯性给了他一闷棍!     当然,这也和杀疯了有关。     “你注意点!”光头男子愤愤不已,还没人敢对他下黑手呢,这后世的老崽子真是……疯了!     黎龘讪笑,道:“再次注意,保准不会有了。不过刚才那一击不重,我那个化身手持的是万公金印的仿品,只是普通法则凝聚的,不是真正的万公金印。”     这话说的,怎么感觉这么别扭呢?不仅光头男子瞪眼,泰一、黑血研究所的主人也都是神色不善。     几人很想说,你还要脸不?都这个时候了还好意思提万公金印,那分明就是万母金印!     不过,有一个人比他们的脸还要黑,还要难看,到最后脸都有些发绿了,黑绿黑绿的,那就是武皇。     他盯着黎龘的数十道身体,越看越是觉得不对劲儿,这哪是什么化身功夫?     “黎龘,黎黑子,你这是偷盗了我的经文吗!这是我的七死身,怎么被你练成了,你什么时候偷学的?!”     武疯子怒了,真的有些失态了,因为越看越像,没跑了,他已经确定这绝对是自己开创出来的那部经文。     “啊,这是你的啊,我都快忘了,当年随手翻了一本经书,感觉还不错,就随便练了练,想不到还能用!”     “你大爷!”武皇眼睛通红,出离愤怒,这真是欺人太甚。     不过,另外几人都很平常心,他们本来就不对付,不久前他们还联手去域外杀黎龘呢,结果弄死了个化身,毙掉的是所谓的执念。     现在,黎龘这么坑,当年做过这种事,完全可以理解,彼此对立,并且按照黎黑子的属性来看,这完全是他的常规操作。     “你什么时候盗的经文?”     “别说的那么难听,相互交流而已。”黎龘回应道。     “谁和你交流了?!”武皇怒视。     “当年交流过啊,咱俩不是切磋过吗,血斗过吗?我将你打了个头破血流,然后你就跑了,我后面寻思着,你那功法还不错,然后就一路跟下去了,跑你老巢中借阅了一番。”黎龘脸不红心不跳,面不改色的说道。     “欺人太甚!”武疯子真要疯了,这个混账的黎黑子,太不是东西了,当年一战过后居然尾随他而去!     武皇生平仅有一败,就是昔日与黎龘的那场决战,不过那一役他也表现的很惊人,很高光,震动了天下。     因为,两人交战后,武疯子与黎龘厮杀了很久,足足大战超过八百回合,这才被打破额头,就此遁去。     “有话好说,武道重在切磋,回头咱再交流!”     武疯子不想与他说话了,下定决心,等回去后就闭关,将某种无上法走通,再也不能犹豫了,哪怕身体腐烂,出现大问题,也要坚持练此无敌功!     然而,让他吐血的还没完。     不过,这一次不是黎黑子刺激他,而是令其有人。     同时,那人也让黎龘面色一滞,有些发呆,有人要和他切磋。     大雾中的男子找上他,想看一看七死身这种玄功,说是借鉴一下,准备自己再演一门无敌法。     没错,这事儿正是楚风干的。     他一点也不愧疚,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武疯子这一系的人追杀了他好久,收点利息怎么了?     再说,又不是没抄过你老巢,不久前我刚干过!虱子多了不怕咬,反正已经从你那里盗取许多经文了,也不差多这一部!     楚风面无表情,在那里索要。     他虽然抄了武疯子的老巢,但是却没有得到所谓的时光术与七死身,而且武皇肯定不知道是他干的。     趁现在,再得一部经书,管你们怎么想呢,能够提升战力,实现更高层次的跃迁,楚魔头那可是……相当的心安理得。     “你们,都欺人太甚!”武疯子眼睛都有点发绿了。     那可是他的经文,结果那两人都没看他,压根就没想过经他同意!     “你这是勒索武癫子!”黎龘开口,又一次捅了武疯子一刀。     武皇气到不想说话。     不过,有些事想通后,他又渐渐平静了。     毕竟大雾中这位真的很猛,可挡无上生灵,现在说要观阅经文,说不定是真的要去开创什么法,总比被黎黑手糟蹋好,不至于那么让人觉得心中膈应与发堵。     黎龘随便就丢出去一部破烂经文,他还真录制了!     这让武疯子眼睛又绿了,这黑子没憋好主意,还真有公布于天下的心思呢,不然何以至于随身录一部?忒不是东西!     楚风直接给收了起来,心中舒坦,等此地事了后可以去研究,以后与仇敌大对决时,又多了一桩杀手锏。     同时,他瞥了武疯子一眼,现在收了他的好处,以后……就算了吧,暂且揭过昔日怨。     事实上,武疯子压根就不知道某人刚将他的名字从小黑本上划去,不然的话,将来是要被算账的。     这个时候,魂河生物被杀崩了,那群杀红眼睛、疯狂冲过来的怪物都被干掉了,远处的那些怪物哪里还敢硬闯。     最主要的是,前方有铜棺,更戳立着一尊大神呢!     大雾中的男子,脚下金色纹络蔓延,一直屹立不动,别看没出手,但是威慑力太强大了!     楚风一直在盯着深渊,避免无上生灵狗急跳墙,突然杀出来。     轰隆!     主祭之地浮现模糊的一脚轮廓,剧烈颤抖,无匹的气息爆发,各种光粒子弥漫,侵蚀外界。     深渊中传来嘶吼,有无上生灵都被冲击的身体破烂了,更更有人四分五裂,人头落地,又快速重塑。     魂河的原生物彻底绝望了,悚然到极点,瑟瑟发抖,这还怎么对抗?根本没有出路。     魂河大军中,白鸦脸色煞白,这……还让鸦活吗?远处,无上生物都人头满地滚,让它受到了莫大的惊吓。     “我想我娘!”这一刻,白鸦想到了幼年,遭遇几次最为恐怖的事件时,它都忍不住想它娘,现在它觉得很羞耻,因为,它又有点想了。     魂河生物瑟瑟发抖,不敢冲击阳间,都停驻在远处。     狗皇终于得到机会,人立着身体,迈开一双大长腿,嗖嗖跑了过去,冲向青铜棺。     “兄弟,天帝,我来了!”狗皇大叫。     九道一也跟了上来,道:“你说,那两位杀进主祭之地了,会有交流吗?”     “没看到他们对话。”腐尸冲过来,大步流星,也向前赶去。     这时,一道幽幽的声音传来,道:“王不见王,就如同我,不是也没有和那两位去相见吗?”     “说的好有道理!”狗皇点头,然后突然又觉得不对劲,你是谁,是哪个王?     不仅狗皇回头,腐尸也在回头,九道一亦回头,因为都觉得说话的人口气也太大了吧,你是哪个王?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大雾中的男子,他正迤迤然走来,相当的淡定,脚下金色纹络蔓延。     这位确实很强,可是,为什么总觉得不对劲儿呢?     嗯,几人想起来了,就冲你敲那癫子的竹杠,我们就觉得,你这个王水分有些过量,水分太充足了。     看谁呢,谁是癫子?武疯子脸黑绿黑绿的,真想杀人了!     锵!     青铜棺椁轻颤,这时狗皇来到了近前!     “兄弟!”狗皇低吼。     轰隆!     与此同时,主祭之地轰鸣,剧烈颤抖,这一战彻底结束,魂河世界,深渊宇宙都被莫名气息覆盖。     此地的一切都彻底落幕了。
推荐阅读: 《花都特种兵王》 《仙佛无双》 《良心毒师》 《12046牧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