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463章 连天帝都照咬不误的狗皇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463章 连天帝都照咬不误的狗皇

    武皇道场内,一位大天尊手脚都在略微的发抖,嘴唇都在哆嗦,喃喃着:“祖师……要归来了?!”     他实在太激动了,甚至可以说是无比亢奋!     在他看来,没有比这影响更加巨大的事件了,他几乎想大叫出来。     若是这位祖师回归,他们这一系会强到何等的地步?     身为大天尊,自然是了不得的人,号称天尊领域中的无可匹敌者,真正是同阶中领军生物之一。     阳间也唯有少数几个可怕道统才能培养出这种同级不败的恐怖进化者。     “祖师,您这是又一次实现生命的跃迁,踏上归途了吗,要与道骨合一,这天下还有谁是你的对手?”大天尊颤抖着说道。     他神觉敏锐,远胜其他人,目前只有他觉察到那不同寻常的一缕波动。     他也有师兄弟,而且他身边就有几人,在大能尽出的情况下,这些人正在与他一同镇守在要地。     在场的人都听到了他的话语,皆猜测出发生了什么。     “什么,祖师回归?”     “你在说什么,哪位祖师,难道是……武皇的亲师尊?!”     刹那,这里炸窝!     但是,他们却又不敢大声喧哗,全都睁大眸子,发出压抑的低吼声,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波动。     这实在太惊人了,那位……沉寂快一个纪元了,还能复苏,还能活着从界外回来,简直不敢想象。     他到底多么强大?     须知,当年他就是为了极尽升华,才踏出那一步,都说会九死一生,被绝世强者认为,算是从此人间除名。     因为,他走上那样的路,踏出那一步后,就算是永寂了,跟死没什么区别。     古往今来,就没见过有哪几个人还能复苏的,还能活过来的,这是一条死路!     只有看不到希望,没有其他选择的人,才会迈出那一步!     “哈哈……”     有人兴奋的想仰天大笑,但却使劲儿忍着,怕惊扰祖师的回归。     这片道场中的生灵都被惊动,全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武皇之师,传说中的存在,要从那片莫测之地回来了?     这里大多都为中高层次的进化者,动辄就是神祇级数以上的生物,所以动作都很快,开始设案焚香,郑重祷告。     更有人泼水净土,构建七色祭坛等。     所谓的泼水,那是神液,落地刹那,金霞翻涌,虚空中莲花成片,祥和而圣洁。     他们迅速准备,摆放玉石桌案,铜炉玉鼎等,在那座岛屿外排满,烟雾袅袅,与道和鸣。     一群人黑压压的跪了下去,静候祖师出关。     这种仪式很严肃,也很神圣,武皇道场内但凡有一定身份的生物都来了,跪在地上,低声祈祷。     “见证奇迹的一刻就要到了!”     “祖师回归,睥睨天上地下,万古无敌,谁与争雄?”     一群人激动,低声吼着,见证无上神话的时刻就要来临了。     上至大天尊,下至神级生物,没有一个不兴奋的,他们这一脉注定要崛起,成就无上伟业,当为此世至高霸主,统驭六合八荒。     “波动剧烈了,祖师这是定位好坐标了,我甚至能感觉到,祖师的道骨在轻颤,在与大道相合,接引真身回归。”     大天尊开口,一脸崇敬之色,数次叩首,膜拜祖师。     唯有他神觉最强大,格外的敏锐,能够感受到一些特殊的波动,而其他人还不行。     毕竟,那座岛屿非常特殊,隐藏在岩浆海中,此外还有石头殿宇镇压,不泄气息。     即便是楚风在登岛前,都没有特别的发现,直到临近才觉察到祭坛与遗骸骨架。     “圣祖……万寿无疆,一寿一纪元!”有人喊道。     “不可喧哗,恭敬以待!”有人斥道。     一群人敬畏着,崇拜着,等待无上的史前祖师降临,要亲眼目睹奇迹发生的那一刻。     ……     岛屿上,石头殿中,楚风一脸诡异之色,他听到了外面的杂音,眼神都绿油油了,实在是没有想到,骨架来头这么大?     武疯子的师傅?还真是啊,在这之前他也只是大致有些猜测而已,可并没有什么证据,无法肯定。     现在,一切都确定了,他将武疯子的师傅……喂狗了!     而外面的那群人却还在欢呼,还在振奋,还在期待,等着见证祖师回归那一神圣时刻呢。     他们要是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要是一会儿看到,一只狗啃着那具道骨骂骂咧咧,会是什么表情,会原地爆炸吗?     石头殿中,祭坛上方,那只模糊的黑色兽影真的很庞大,缓缓逼近,血盆大口中前一具白骨架落下。     巨兽不是一步到位的降临,而是探索着,逐渐凝聚成型。     其实,楚风在这个过程中,还是在尝试挽救的,想将那具白骨架给弄回来。     毕竟,现在确定了,这当真是武疯子之师,这要是败露,别说外面那群人要爆炸,估计武疯子都可能会气到炸裂!     然而,楚风失败了,自从扔出去后,那血盆大口就像是口黑洞般,牵引道骨缓慢坠落,根本就抢不回来了。     要知道,这才抛出去啊。     楚风气的想骂,肉包子打狗,进了狗嘴里的东西真是有去无回啊!     他的确想息事宁人,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现在还不想与武疯子死磕呢。     再说,他这次来此地是为了掏空巢老究极的窝,夺各种造化,结果……这算什么事。     “我已经尽力了!”他一脸正气,表示这件事与他无关了。     域外,不知道哪层天域中,黑色巨兽张着血盆大口,呲着残缺不全的犬牙,恶狠狠地道:“还敢跟我抢,落到本皇嘴里,你还想逃吗?从来没听说,被本皇选中,咬住的东西,还能逃走!”     它自然感觉到了一股阻力,那猎物想挣脱,但是凭它之威名,天上地下谁不知?凶残之名慑天下,对强者来说都是如雷贯耳,它的名震古今。     “落在我嘴里,你就老实的呆着吧!”它张狂地在某一层天域中大叫着,它以为咬住了那个冒犯者。     之所以这么费劲,主要是相隔太遥远了,它身在阳间外!     此外,它苍老了,血气近乎干枯,昔日之大战伤到不行,某段时间都接近油尽灯枯了。     当然,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它被人念叨,分化出去诸多虚身,在四面八方探索。     它牵引出楚风这里的一根因果线,不过是其中的一道虚影,力量过于分散,形体模糊不清。     不过,现在它闭合了嘴,咬住了猎物。     还是由于过远以及虚影过于模糊的原因,到现在它还不知道猎物是什么呢,不然估计早就……吐了!     因为,它从来不吃人肉,这是规矩,也是底线,它自幼开始,先后追随过的几位无上强者都是人族。     楚风看的牙疼,那只大嘴叼着道骨,咬出了大道火花,嘎吱嘎吱作响,看着他都跟着一阵牙疼。     “情何以堪?”     他能想象那些场面,无论是武皇,还是这只大狗,最后知道真相后,估计都会五脏如焚,暴跳如雷吧?或许这都说轻了。     不管这些了,他时刻准备着,只要开始大乱后,他就去行动,横扫武皇道场,什么藏经阁,什么药田,只要能撼动的都搬走!     反正这群人都聚集在岛屿外,正好那些地方都空了,天赐良机,不会惊动任何人。     “祖师回归,古今无敌!”     “成功迈出那一步,开古今未有之局,打破终极路,拓展更强无上道!”     强大到了楚风这个地步,五感自然强的离谱,那群人如此激动与兴奋,怎么能瞒过他的灵觉?     这时,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外面那群人沸腾,过于高调了,都开始喊口号了。     因为,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了,的确有至强者在降临,在回归,正在与祖师的道骨归一!     现在他们欢呼,也不会影响到祖师了。     楚风无语,一会儿怎么收场啊?他都在替那群人着急。     同时,他也有些神色不自在,难得的微赧。     “真不是我故意的,谁知道心中念叨那只狗,它就应验了。”     无声无息,他出了殿宇,开始挖土,石头殿后面的那块药田很诡异,很安静,所有药草都枯萎了,但是此地明显很一般。     几乎是瞬间,楚风就打了个冷颤,太不祥了,太可怖了,这土……有大问题!     他直接全都给扔了,火眼金睛爆射,盯着这片药田,辐射依旧很可怕,但这不是重点,危险来源于土质中的一些细微的小颗粒,与土壤凝结在了一起。     “花粉!”     纵然那些草木都腐烂了,枯萎了,它们留下的花粉还在,并未溃灭,并未烂掉!     太不祥了,给人以极其危险,要大祸临头的感觉,这土壤中的花粉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整块药田都被污染了?!”楚风寒声道。     还是说,这其实是大宇级花粉,本身就代表着不祥,会让人不可名状?!     现阶段,楚风不想接触这种东西!     “管你是什么东西,楚爷从不走空,既然来了,自然要有收获,他动用场域中绝顶手段,没有触及任何草木土质花粉等,将那枚掩藏在腐烂植物下的果实采摘了过来!”     大宇级果实吗?楚风不知道。     还是说,是某种不败的果实,可炼体,可煅精神等,他也不清楚,无法确定。     这口果实圆润如仙丹,通体蓝幽幽,晶莹透亮,芬芳扑鼻,浓香让人的魂魄都要离体而去了,很特殊!     砰!     楚风直接给封印在玉盒中,当然,盒子中有许多轮回土,这是镇封此果的主要物质。     “差不多了吧,一会儿大乱,我就去收割各地,什么经文,什么大药,别让我看到,不然都姓楚了。”     轰!     这时,那只黑色的大狗终于将形体凝聚的差不多了,叼着道骨,将石头殿给撑破了,缓缓浮现在半空中。     岛屿外,黑压压一片,一群正跪在地上顶礼膜拜的进化者全都目瞪口呆,便是强如大天尊,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看到了什么?!     一只黑色的大狗头,方头大耳,铜铃大眼,凶气滔天,正咬着他们祖师的道骨,缓缓向天上而去。     “住手!”     “住……嘴,放开祖师,松嘴!”     岛屿外,岩浆岸上,一群人要炸了,全都难以置信,短暂安静后是成片的喝斥声,不断的咆哮。     大天尊又哆嗦了,其他人也都颤抖,双唇打架,不过这一次不是激动的、兴奋的,而是气的、惊怒的。     这怎么能让人接受?难以置信!     说好的祖师回归呢,想象中的无敌姿态降临呢,怎么会成为一只狗的……狗粮?!     “它是谁,那里来的盖世妖魔?居然敢吃祖师!”一群人在惊怒的同时,也在恐惧,这绝对是非凡生物,不然的话,怎么敢如此放肆。     古往今来,有几人敢来武皇道场搅闹?     楚风也在咧嘴,这事儿果然闹大了,不过他可不会去管,转身就走,趁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去藏经阁,去药田,去……洗劫,不,采购!     “吾,光明正大!”他自语,义正言辞。     他跑了,这座祖师岛大乱!     “狗妖……放下祖师!”     “祖师啊,你好可怜,在哪里,快回归啊,复苏过来,有人在吃你的道骨啊!”     “武皇在上,至高无上的您快回归吧,有人在道场中作乱,有只狗……它疯了!”     此地一片大乱,虽然众人很恐惧这只狗,感觉它不可揣度,但是也有部分人不畏死,大吼了起来,呼唤祖师。     甚至,有人想要冲过去,阻止这一切,救下祖师的留在这个世界仅有的形体——道骨。     ……     无尽遥远的界外,黑色的大狗,呲着残缺的大牙,眼神极其不善,它又生出感应了,有许多人明目张胆的对它露出恶意,很是不善,就在他那道虚身的附近。     它投影关注,分出更多的精神,顿时听到了诸多的声音,什么狗妖,喂狗,狗粮,狗已疯了……     听到这些后,它的一张大黑脸顿时沉了下来,谁他么疯了,是你们疯了吧?敢这如此亵渎本皇!     “我咬不死你们!”它大吼道。     然后,由于格外关注,且虚身愈发凝实,它终于感知清楚与透彻了,它嘴里咬着的是什么玩意?     “我……汪!”     一声大吼,它气的口鼻冒白烟,嘴里是什么鬼东西,一具长翅膀的人形尸骨?太恶心了!     “呕!”大黑狗吐了,这要是活人也就罢了,咬也就咬了,毕竟当年没少咬,甚至连天帝在成长起来前,也经常被它追着咬,至今提起来都是霸气冲霄。     可眼下这是什么玩意?死人骨,它吐了,它觉得自己没那么重口味。     “祖师……掉下来了!”     “祖师坠落了!”     一群人惊呼,就要冲过去接住。     黑色大狗吐了几口后,铜铃大眼瞪着,越想越是心中不舒畅,呲牙道:“落在本皇手中的东西,还没有放走一说,死人骨头又怎么样,照样带走!”     因为,它感觉出来了,这是道骨,品质……还算马马虎虎,它现在虚的厉害,或许能带走当柴火烧,用烧出来的能量大道符号滋养老……皇身。     “今不比往昔,凑活用吧!”     “吭哧!”     它一口又给叼走了!     “祖师!”     “我知道它的来头了,是传说中的那个……狗皇!”     终于,有人想到了什么,脸色煞白,隐约间知晓了这只狗的根脚。     毕竟是武皇一系的人,道统超绝,远胜阳间其他传承,这里的人了解很多隐秘,知道不少消逝的古老大事件!     “一定要禀告武皇!”有人低吼,早已是目眦欲裂,迅速焚香祷告,想召唤武疯子回归。     “妥了!”     楚风在远处咕哝,但是,多少有点心虚,这次可是全都让这只狗背黑锅了,到时候闹出的动静估计……不会太小。     与此同时,魂河尽头门户后的世界中,也有人在琢磨,想要找人背黑锅,既然要弄大事儿,自然还是找人共同分摊伤害更好一些。     “阿嚏!”     “阿嚏”     界外,先后有生物在狂打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