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毒师 第61章 收服梁家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良心毒师

第61章 收服梁家

    “梁家小姐梁倩倩在我慧灵宝阁欠下巨额灵晶,可有一事?”柳文坐在护栏上,翘起二郎腿说道。     外界有上百道神识探入梁王府,这些神识都是被白绝方才释放出的威压所吸引,柳文要的就是这样,白绝的存在必定要表露出来,否则那些不安稳的人又会来慕家闹事,而且这事一出,也奠定了慧灵宝阁的地位。     柳文打了个眼色,白绝点了下头,神识覆盖了整个梁王府,那些试探进来的神识全部被打了回去,这里面的情况也就只有这里面的人知道了。     “有的,老夫已经从倩儿那里听说了。”梁家老祖回答道。     “那你准备怎么做呢?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今日我前来就是要会这四十二万灵晶。”柳文扳弄着手指,嘴角带笑,这灵晶其实拿不拿已经无所谓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不过他不会就这样放过梁家,梁家三番四次对慕家出手,可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们。     梁家老祖低声下气地说:“大人,我们确实没有这么多灵晶,您看能不能看宽裕一下,放过我们。”     梁学兵瞪着大大的眼睛,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自己老爷子如此低声下气过,在以前老爷子可是被称作大地战神,挥兵如神,雄姿英发的形象一直深入梁学兵的心底。     “那时候你们三番四次对慕王府出手的时候,你们怎么没有想过对我们宽裕一下。”柳文不屑的看着梁家老祖,一代战神如今锐气全无,只会在京都行这些苟且之事。     “那你要如何才能放过我们?”梁家老祖死死盯着柳文,跪天跪地跪父母,如今自己跪在一个毛头小子面前,这是莫大的屈辱,可是自己却不能反抗。     柳文挥一挥衣袖,几道灵气激射在五人手上,“把这个吃下去。”     梁家老祖手掌一接,那道灵气包裹着一颗丹药,这丹药黑得发亮。     “快吃。”白绝气势再次膨胀出来,跪在地上的五人脸上当即发白,梁学兵明白了为何刚才老爷扯着自己下跪,在这样实力面前,自己就是一只蝼蚁,别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瞬间秒杀自己。     在白绝的迫胁下,五人只得吞下那颗丹药。     柳文满意的点了点头:“刚才给你们吃的是翎子散改进版,你们可以找人解毒试试,我可保证只要一出错你们必死无疑,解药每个月初七找我拿,只要你们乖乖的听话,我就可以免你们一死,至于那灵晶就免了,现在大家都是自己人了。”     “谢谢大人。”这一声谢谢,语气中夹杂着愤怒和不甘,还有无奈。     柳文当然不在乎这些,这梁家以后是一个大助力,现在控制住了他们对柳文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今日这事你们统统不能告诉外人,对外称我过来上面讨债,梁家赖账不换,我一气之下废了梁非凡,然后不了了之,明白没有?”     “是的大人。”     这事若是传到天丰帝皇那边,天丰绝对会派人过来清洗慕王府。     “走吧。”     三人拂袖而去。     慕王府。损坏的建筑在这十几天内,已经修复完毕了,要不是地上还有些战斗的痕迹,估计看不出这里发生过什么。     慕子卿站在府邸门口,左顾右盼,似乎在等待着某人的归来,突然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心中悬起的那块石头终于放了下来,她走了上前道:“你回来啦?!”     “嗯,走吧,外面冷进去吧。”柳文把身上的披风脱下,盖在了慕子卿身上。     慕子卿紧了紧披风,随着柳文一同走进府内。     一泡姜茶下肚,柳文全身上下暖和了不少。     “下雪了。”     天空飘起了薄薄的雪,柳文看的出神,又是一年过去了,从那日过去到现在已经整整六年了。     那一年的冬天,天空也是像今日这般飘着细雪,寒风呼啸。     “柳叶,你快走,不要理我,要照顾好文儿。”女子挥舞着拳头,一招一式抵挡着群攻。     柳叶一掌击退轰来的拳头,脸上已经血迹斑斑,“不行,阿柯,我不能丢下你。”     “你走,你不走我就先死在这里。”女子悲愤地喝道,隐隐约约要驱动自曝。     “母亲!不要!”柳文哭喊着,声音都嘶哑了。     柳叶眼角丝润,转身抱着柳文,腾空飞遁。     一个青发蒙面男子大声喊道:“快追,不能让他们跑了,公子要他死。”     在围攻人群腾出三道身影,飞身追向柳叶逃遁的方向。     本就身中剧毒的柳叶,再加上还要带着柳文,速度快不了多少,很快就被三人追上。     “柳叶,你今天是逃不过的了,认命吧。”三人从三个方向围住了柳叶,把***到了悬崖角落。     “你们究竟是谁?我柳叶向来没有得罪人,若是有什么得罪你取我性命即可,不要伤害我的家人,功法我也可以给你们。”随着灵气的运转,柳叶的毒性越发的深,全身已经血管已经变黑了,看起来十分瘆人。     “我们是谁你就不必知道了,公子的命令就是要你死,就你那本功法我们自己多得很,我们不需要。”说罢三人跃身袭来。     柳叶摊手一掌,硬生生逼退了三人。     “文儿,你要活下去,你一定要活下去。”柳叶吹出一股灵气包裹着柳文全身,“保护好自己。”     “不要,父亲。”柳文还未说完就被柳叶推下了悬崖。     这就是柳文最后一次看见自己父母亲的面孔,五年过去了,柳文清楚的记得父亲和母亲的绝望。     “柳文,柳文。”慕子卿在他的眼前挥了挥手,柳文眨了眨眼睛,眼睛滑落一滴泪珠。     “在想什么呢你。”慕子卿从来没有见过柳文流过泪的样子。     “没事,想起了一些陈年旧事,对了那个五皇子的花船游河是明天吧?”柳文问道。     “嗯是的,你明天要去么?”慕子卿也收到了五皇子的请柬,信中写着她可选择过来,她自然是选择不去的了,戏要演足,上面的人才不会乱动。     “是的,明天再去见见五皇子吧。”     慕子卿斜着头,眉头皱了皱:“再?”